十年弹指过,岁月本无声

作者: 陌缓 来源: 新概念作文网 2017-02-27 阅读
  
  我坐在树下写一首歌,把它带回人间。
 
  --许嵩
 
  三年前,我第一次听许嵩的歌--《断桥残雪》。
 
  依稀记得那时仿佛是草木已凋,冷漠,凄清的深秋,寂寞的时节无意中邂逅落寞的他,他洋洋洒洒几笔就以独特的演绎风格将雪,缠绵,留恋,无奈融化在那年梅开时节氤氲缥缈的临安。
 
  或许是少年不识愁滋味的缘故,初次听他的歌,我和很多人一样没有太多的感慨,可是当我用心听下去,情绪随时光回转,为泼墨写意勾勒出渐渐清晰的远山眉黛。时过境迁,斗转星移,当我在尘世间徘徊许久,蓦然回首的一刻,才发现此情此景,似曾相识,而如今的我如何寻那落花时节的折翼蝶,恰恰迎合《幻听》中那句“这矫情的措辞结构,经历过的人会懂。”离愁别绪,世事无常,而今再听,才渐渐添了些肤浅的理解。“断桥是否下过雪,我望着湖面,水面寒烟如雪,指尖轻点融解。断桥是否下过雪,又想起你的脸,若是无缘再见,白堤柳帘垂泪好几遍。”“水面寒烟如雪”比喻看似简单,实则意蕴无限,六个字中四个字体现了“寒”,夜寒如雪,水中月,镜中花,如似如幻。那年的断桥,那年的你,浮生若梦,梦醒时,何必生离死别,恍恍惚惚中我会问自己,断桥是否下过雪,我是否见过最初的你。
 
  白露秋成霜,雨落吹酒醒。读东坡,读容若,读许嵩,道不尽的惆怅,书不尽的相思,唱不完的愁绪。
 
  “雨打湿了眼眶,年年倚井盼归堂,最怕不觉泪已拆两行。”一个拆字,把怕写到了极致,心有千千结,不忍回首,无意中两行清泪潸潸而下。不知是雨还是泪将往事停顿,当时一眼万年,东瓶西镜放,只求终身平静,可自从那天,红尘旧梦,梦断都成空。谁念西风独自凉,萧萧黄叶闭疏窗,沉思往事立残阳。若问生死为何物,他则抛开正始之音所谓的种种不羁,抛开世俗狭隘的眼光。只道爱离别,求不得。他说“可你辞世后,我再也没笑过。”没有苏轼“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的恍若隔世,没有纳兰容若“唱罢秋坟愁未歇,春丛认取双栖蝶。”的缠绵悱恻,没有归有光“庭有枇杷树,吾妻死之年所手植也,今已亭亭如盖矣。”的情深似海。简简单单,因为在这世间我挥毫只为你。茕茕孑立的我在人间如浮萍飘荡,寻不到你的天堂,追忆些什么,苔上雪告诉我,你没归来过。不言情而情无限,言有尽而意无穷。
 
  时光荏苒,红了樱桃,绿了芭蕉,让他念念不忘的除了心头的朱砂痣,还有故乡的白月光。皓月千里,远方灯火通明,欢歌笑语。而他是把吴钩看了,栏杆拍边的江南游子。琼月的盈缺,撕开他一层坚强的伪装,莼鲈之思油然而生。忆起去年的家书,又添一段新愁,眉间心上,无计消除。子规声声唤,式微,式微,胡不归?可是他在犹豫“堂前的你和我相逢时会沉默还是会诉尽衷肠。”他不敢想,当过往被原谅,笑着寒暄几句算不算是奢求。归乡后,才明白半生浮名只是虚妄,一颗焦灼疲倦的心才得以解脱。月是故乡圆,在熟悉的渡口,回忆怎么潜,他说过“与你若只如初见,何须感伤离别。”如今可堪回首,只好叹一句“当时只道是寻常。”一昔如环,昔昔都成玦。他终明白“白发渔樵,老月青山,平平淡淡值得珍贵。”
 
  行走于江湖之中,他是放荡不羁,指剑天涯的侠客,隐居于山水间,他是逍遥自在,抚琴长啸的诗人。
 
  “晚风过花庭,飘零,予人乐后飘零。”他说花为人而开,因人而落,类比江湖也是如此,因利而合,因利而散。无论当年挥鞭策马,来去无踪如何潇洒,到头来,白发苍苍,孑然一身,笑谁可悲。江湖恩怨轮回,除了你万敌不侵,当宿命注定,今夜长安一片月,落款沾染血迹,我借你的孤单,今生恐怕难还。时间无情,它不容你稍一耽搁,稍一犹豫,就决定了故事的结局。它会把你欠下的对不起,变得还不起。又会把很多对不起,变成来不及。
 
  持一张古琴,携一壶清酒,踟蹰于流水尽头,竹林深处,晨光熹微,未夜青岚。忘却尘嚣喧嚷,滔滔名利,“隐居山水之间,誓与浮名散。”在有的人看来,这是暮气的归隐之想,消极的避世情结。可是这何尝不是一种对人生的思考,对生活的宽容。梅妻鹤子,清风作伴,纸泻轻狂,浓墨飞扬,笑谈世间那些文过饰非,一觞一咏,是反思,是觉悟,是承诺。“花追雨飞一如尘缘理还乱。”流水潺潺,落花纷纷,俯仰品茶,停步折花,杏花疏影,你莞尔一笑,是我最正确的决定。因为我今生只为你泛岁月的涟漪,只陪你恭候春夏的更替。
 
  十年,许嵩已不复当年且歌且行,鲜衣怒马的白衣卿相,曾经愿化作飞蛾扑火的他在哭诉你的城府有多深,在重复设问今夕是何夕,在义无反顾地解一道无解的方程。而立之年,成熟稳重的他在思考何为雅,何为俗,何为摆脱,何为束缚,何为质性自然,何为矫揉造作。
 
  他点墨成诗,书尽浮生流年,他谱曲为歌,唱遍岁月千秋。 

    你可能也喜欢这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