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望

作者: 来源: 新概念作文网 2017-04-13 阅读
  
  人生几何,说来漫长,却又转瞬即逝,所以要多出去走走,看看外面的世界。
 
  我很喜欢一个人去旅行,有时候日行千里,倚在动车的窗户上,见一路的农家美景。有云彩、有麦田,一个个坟堆旁种有松树。鸟巢里的雏,房屋檐下有待儿归的母。有时候骑车去个不近不远的地方,见潇洒的大雁,成群的鸡鹅,屋院前忙着做菜的妻,树林里累着砍柴的夫。
 
  这些看似平常的景色,不必用相片来记录,只见一次,就永远的定格在最能触动我的内心深处。也许走遍整个世界亦是如此,无论虫、鱼、鸟、兽还是人,离开家的即是游子,游子必然被一个平凡的生命放在最最重要的位置来守护和等待。风决定要走,云即便无法挽留,也会永远惦念着它,愿它流浪够了,再变成微风,回家。
 
  “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临行密密缝,意恐迟迟归。“这是中国古代的母亲为即使出行的孩子做的准备。所以说”天下母亲一个样“这句老话是有理有据的。在每一次我决定去远处走走时,虽无母亲的千叮咛万嘱咐,但在每一个天微亮的四五点钟,我能看到被我母亲检查过的书包。有时候多了她做的一些小甜点,这在家并不稀罕,出门一吃便是家的味道。有时候妈和我一起起床,待我下了楼,向家看时,妈就开着窗,站在昏黄若归的灯火下挥挥手,祝我一切顺利。有时候我自己摸着黑蹑手蹑脚地走,轻轻地关门再轻轻地下楼。可无论是多么的小心翼翼尽力不弄出一丝声音,当我习惯性地抬头望向家时,总还能见到向我挥手的母亲。她的眼神里满载着我所期待的肯定,相信与鼓励。这每一次不到一分钟的告别,给我向未知走去的勇气。给我披荆斩棘的力量。当我走了很久,站在能看到家的最后一个十字路口嫣然回首,我还是能依稀地看到那盏摇曳的灯照亮着,灯下站着我的母亲。
 
  江南的游子想念北方的艳阳,雪地的浪人铭记南方的清凉。身在异乡,谁都会惆怅,谁都觉得悲伤。我也是如此。看到某个居民楼上有零星的灯光,落地窗下立着老老少少,他们的灯也必然是为谁亮着。家就是我的秘密,绝口不提也没关系;家也是我的咒语,每听一遍,心颤一遍。那些没人只晓的想念,都埋藏在了异乡深夜的漆黑里,而最暖我心的,是我无论身在何方都知道有人在一个叫家的地方等我。
 
  有一次坐车回家,伴着让人心安的景色,我睡着了。我梦到夕阳西下,天下起了浓烟般的小雨,贪玩的孩子还在角边港口玩弄着青草上的露水,他的妈妈在最北的巷口喊他:“快回家了吃饭了!”我猛然惊醒,赶快收拾了行囊。“我得赶快回家了!我妈在等着我呢!”我想。
 
  快到家的时候,真的下起了小雨,伴着些许的花香,我到了第一个可以看见家的十字路口,朦胧之中,忽然抬头,仿佛一切从我离开家的那天就没有变过——一样昏黄的灯光和探着头寻找我的母亲。她的守望,洗我以疲乏,给我以力量。我不顾积水打湿我的裤腿,奔向家的方向。
 
  亲情的守望,送千万孩子去远方,又带千万游子回故乡。
 
  从亿万年前盘古开天地经历史的沉淀,到现在飞速发展的摩登现代,再不知过了多久到不可欲知的未来。亲情的守望,时而伴着歇歇小雨,时而携着款款骄阳,世世代代,平凡、宁静的永远流传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