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行情书

作者: WIN 来源: 新概念作文网 2018-01-14 阅读
  
  豫章故郡,洪府新都;星分翼轸,地接衡庐……班上的学生在摇头晃脑地背诵着古文。在大家兴致盎然时,卢然在纸上写着什么。是唐诗?是宋词?其实是情书。这可不是他写给他心上人的,是受人之托。虽说卢然文采斐然,但是这写情书是头一次,没什么经验。卢然在纸上写下几个字,就无从下手了。得找人帮忙,这是卢然头脑中此时的想法。找谁呢?
 
  他看了看坐在旁边的冯轩,就是他了!冯轩是出了名的浪子,泡妞手段极其了得,特别是情书方面的造诣极高。往往靠着一封情书就把女孩子骗到手,人送外号——冯一纸。卢然拍了拍冯轩,冯轩以为是老师来了,马上把书摊开“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地念将起来。
 
  “冯轩,老师没来呢!”卢然按住正在用功念书的冯轩。
 
  冯轩定过神来四周看了看,果然没有老师的踪影。“老师没来你拍我干嘛。”说完扔下书本趴在桌子上。
 
  “我想问问你情书怎么写。”卢然看门见山。
 
  “问这个干嘛,有喜欢的女生了?”冯轩想从卢然这里套出些秘密来。
 
  “不是。我是替别人写的。”
 
  “情书还有替别人写的?”冯轩一脸愕然,卢然也表示无奈啊,谁让他和这个人是从小玩到大的好友呢?“这人是男是女?”冯轩接着八卦。
 
  “女的。”卢然没有隐瞒,又不是见不得人的事情何必隐瞒。托他写情书的人是班上的陈曦,两人是邻居而且从小就玩在一起。平时陈曦总是大大咧咧的,有事说事,直接了当,就像是溪水,清新、一尘不染。可到了感情这事上就一下子软了,好像是溪水结了冰,停滞不前。
 
  “哦,女的。那怪不得了,女生通常是害羞的、矜持的,感情这事说不出口也正常。”冯轩在情感方面真是专家,至少比电视上的专家专业一点。“你堂堂大才子,全班作文最好的人竟然不会写情书?”冯轩略带着点嘲笑的语气。
 
  “少废话,快告诉我怎么写。”自己想了很久才憋出几个字,情书对于卢然可以说是一座大山。想要翻越这座大山得靠冯轩的帮忙。
 
  “帮你不是不可以,除非……”冯轩看出卢然有些着急,所以趁此机会提条件。
 
  卢然意识到这小子心怀不轨,可这时的自己是案上的鱼肉,是任由其宰割啊!
 
  “说吧!”
 
  一脸坏笑的冯轩把自己的价码挑明:“期末考试的时候借我抄一下。”
 
  卢然是最痛恨作弊的人,自己没经过努力就靠别人成功的人——可耻!但是放眼全班、全校,有谁的写情书的水平能高于身边这位“冯一纸”呢?卢然只好答应。
 
  卢然想挖苦一下冯轩:“我说冯一纸,为什么每次老师来你都是’背床前明月光’?”
 
  冯轩淡定地说:“其他的我也不会啊!”
 
  卢然不肯罢休:“你情书写得那么好,为什么你作文就没有及格过?”
 
  冯轩一脸不屑:“这能一样吗?情书是有感情的,作文需要有感情吗?”
 
  卢然无言以对。
 
  课余时间,冯轩就叫卢然写情书。到底是尖子生,卢然用两个课余时间就掌握了写情书的技巧,并用半节自习课的时间写好一封情书。
 
  卢然正在把情书一行行码正,刚完成,冯轩就一把夺过来。眼疾手快的卢然伸手去抢,纸“嘶”地一声分为两半。卢然气愤得脸涨得通红,把一半的纸拿来一看,只剩九行。
 
  “冯轩,你赔我!”卢然咬着牙,狠狠地说
 
  冯轩把另一半情书拿在手里,像是胜利者挥舞着旗帜:“给你可以,答应我以后考试都给我抄就行。”
 
  卢然这次没有妥协,他心里想:不就是一封情书吗?再写一封不就完了吗。接下来几堂课卢然是绞尽脑汁,却偏偏写不出一词一句。他只好硬着头皮把只有九行的情书交给陈曦。
 
  卢然把情书交到陈曦手上,由于只有一半,不敢逗留,只说:“你把X改成你喜欢的人的名字就行了。”说完就走。
 
  陈曦接过情书一脸笑容,想要谢谢卢然,抬起头来卢然已走出十米外。“卢然,你等等,等等我!”陈曦在后面喊着。
 
  卢然以为陈曦要教训他,所以他没敢回头。
 
  走了有一回儿,背后有一个声音叫他“卢然。”这声音不是陈曦,卢然回过头,是齐雨!齐雨是班上的第一名,而且人长得漂亮,几乎所有人见到都会动心的那种,包括卢然。但唯独“冯一纸”没有动心,这个冯轩给班上所有的女生都写过情书,但独独没有给齐雨写过。这是冯轩告诉卢然的。卢然很是疑惑问为什么?冯轩说,你见过她有男生追过吗?以前有人追过,后来失踪了。冯轩说得信誓旦旦,但卢然觉得这是疑者多虑。
 
  “卢然,你走的那么快干嘛?我在后面都跑着了都跟不上!”齐雨带着点气喘说道。
 
  卢然有些尴尬:“我……那个,有事!”
 
  齐雨捋一捋头发,一阵风吹过,芳香的气息向卢然直面扑来。卢然好像沉浸在百花从中,又像是在如胶如漆的蜜里。这感觉!又香又甜!
 
  “卢然?你怎么了?”齐雨摇了摇直直站在那儿的卢然。
 
  卢然回过神来,一脸傻笑地看着齐雨。
 
  “卢然,我跟你说件事。”齐雨扭扭捏捏地说。
 
  “齐雨你说,我听着呢!”卢然扔是满脸傻笑地看着齐雨。
 
  “你喜欢我吗?”齐雨一字一顿地问。
 
  幸福来得太突然,卢然有些不知所措,但是大脑要他回答喜欢。“我喜……”卢然还没说出个“欢”字,齐雨抢先一步说:“不要直接告诉我,写信告诉我,好吗?”
 
  果然如冯一纸冯轩所说,女孩子通常是害羞的、矜持的。
 
  “好!”卢然立马回应,生怕齐雨反悔。
 
  齐雨嫣然一笑,说了声再见,就走了,剩下呆呆站在原地的卢然。卢然满脑子都是齐雨——她那醉人的嗓音,迷人的脸庞;还有那乌黑亮丽的秀发,伴随着幽幽的清香……
 
  回到家的卢然马上着手情书创作:
 
  是谁?将你留在人间,我的天使!
 
  ……
 
  你的双眼是闪闪星辰,你的秀发是奔泻的瀑布。
 
  我愿化作一个发卡,在你的头上。
 
  纵使雨打风吹,也要和你共赴远方!
 
  情信写完,署名:爱你的卢。
 
  这封信第二天出现在了齐雨的抽屉里。
 
  下课了,齐雨和几个女生在有说有笑。卢然心里有些窃喜。一个女生走到卢然的身旁:“卢然,你是不是写情书给齐雨了?”
 
  “没有!”卢然有些慌张。
 
  “没有?你不是要变成发卡吗?”女生哈哈大笑,齐雨也笑了起来。
 
  卢然走到齐雨身边:“你怎么能给别人看?”
 
  齐雨淡淡然地说:“为什么不能,不给别人看又怎么让我们班上的人知道,你这书呆子不仅会写作文还会写情书呢!我赌你不会写,结果令我失望。你以为我真的喜欢你?”
 
  卢然这时候恨不得找个洞转进去,但是现成的只有抽屉孔。他跑了出去,满眼泪水地跑了出去。
 
  齐雨一群人哈哈大笑。“你们够了!”陈曦怒吼道,所有人都吓了一跳。陈曦追着卢然也跑了出去。陈曦追不上卢然,卢然也没回教室,去他家找他也没在。陈曦很担心。
 
  第二天下着雨。陈曦在家门口等卢然经过,但卢然终究没有出现。
 
  第三天上课的时候,卢然走进教室,衣服被淋湿了。下课的时候,那群女生在一旁偷偷讨论,又说又笑的。但这次卢然好像充耳不闻,呆呆地看着书。
 
  “你们再敢说卢然的事情我就不客气了!”陈曦站起来指着那群女生叫道,女生中陈曦是最有威望的,不仅仅是靠嗓门,还得靠力量,两届铅球冠军不是盖的。
 
  放学回家,卢然六神无主的走着,陈曦在一旁给他打着伞,两人没说一句话。
 
  大概过了一个月,卢然终于开口说话。
 
  陈曦如常在家门口等卢然上学,卢然经过时打了声招呼:“早啊,陈曦。”
 
  这是这段时间卢然对陈曦说的第一句话,陈曦有点不知所措,只是报以微笑。
 
  渐渐地,卢然恢复了正常。一天傍晚卢然突然问陈曦:“陈曦,你的情书送出去了吗?”
 
  陈曦:“没有。最近他心情不好,我不想打扰他。”
 
  卢然有些好奇:“他是一个怎样的人?”
 
  陈曦带着微笑:“他是一个学习成绩好,心地善良,喜欢看书,还长得有点帅!”
 
  “你说的这个人和我有点像,就是帅这一点我比不上他。”卢然笑说。
 
  两人相视而笑,在夕阳的余光里,两人的背影交织在一起。快回家时陈曦突然说:“我明天就把情书交到他手上!”对于这么突然的决定,卢然丝毫没有感到意外,这是陈曦一贯的风格。
 
  第二天晚上,卢然的母亲走进房间,把一封信交给他,说是陈曦要给你的。
 
  卢然打开一看:
 
  风是如此着急,把我们吹在一起;
 
  阳光是你我爱的嫁衣。
 
  雨是如此犀利,你我的心交织如一;
 
  雷声是你我爱的奏鸣曲。
 
  我是鱼
 
  X,你是我的加氧器,没你不能呼吸。
 
  我是种子
 
  X,你是我的营养剂,没你不能破土而立。
 
  X,你是我的唯一!
 
  这是多么的熟悉的字句。这是那只有九行的情书,不过现在多了一行:
 
  X=卢然。

    你可能也喜欢这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