沦落的青春:第八章

作者: 佚名 来源: 新概念作文网 2015-03-24 阅读
    第八章

  当我回到小城以后,首先就想到了丝丝,其次就想到了吴明。我不知道他在昨晚的“战役”中怎么样了,假如他真的成了停尸房的“展览品”,那么我一定愧疚得要死。

  我想,假如吴明还安好的话他一定“藏”在家里,因为他是一个不喜欢出门的人,尤其没有我在身边的时候——简直像一个没有安全感的女人。

  果然不出我的所料,我将到吴明家的时候就老远地听见他们的谈话声了。我知道那些熟悉的声音:阿大阿二还有吴明,除此之外还有其他帮会里的兄弟。他们似乎在开一个聚会,我想,或者是一个非正式会议。

  我从草丛里悄悄地穿过去,我的声音细小得就跟没有发生的一样。我天生就是一个好奇心很重的人,我想知道他们究竟在干什么,也许正在做帮会的人事调整,比如说王若西死后位置由谁来坐?

  我离他们越来越近,隔着草叶可以清晰地望清楚他们的身影:他们正围坐在一堆柴火旁,柴火堆用石头围住,以免火灰逃到旁边的草丛里,他们每人手里拿着一杯酒,是烈性的白酒,当时酒精的刺激气味差点使我打了个喷嚏。

  他们正在谈论着某些事,仿佛都把自己当成了领导,你一言我一语的,十分热闹。

  当时我正听得仔细,那料到后面突然来了个人,他使劲拍了一下我的肩膀,我“啊”了一声,吓了一大跳。

  当时所有的人都被惊住了,吴明他们大抵还以为是警察查到老窝里来了,于是赶紧过来“杀人灭口”,可那料到是王若西回来了。我的回来令他们都很惊讶,从他们惊讶的表情可以看出,仿佛站在他们面前的不是王若西而是王若西的鬼魂。

  吴明望见我归来更是热泪盈眶,就好像是他老婆离家出走后又回来了一样。

  我的回来让我体会到了“凯旋”的感觉,而他们也大抵都把我当做了英雄——也许是劳动模范。他们一边拉我一边拍我的肩膀,当时我连连“啊”了几声他们才反应过来,发现我头上被包扎过的伤口。

  “你没事吧?”

  “没事,没事……”我说着,其实当时我的头就像被针扎一样。

  他们拉我在火堆旁边坐下,为我讲昨晚警察是怎么来的,然后如何把那具被雷劈死的尸体抬走的。他们讲的东西我全都忘了——其实我根本就没有看见——也或许是他们编造出来唬我高兴,当做为我“接风”礼物。

  谈了半天后他们就向我敬酒,说我是城管队的英雄。

  “不敢当,不敢当……”我连连谦恭道,也顺手喝了一杯酒。酒到脖子处后就像火烧一样,我立刻咔咔地咳了几声,顷刻间便感觉耳朵和脸庞一阵炽热。

  为了我的归来,吴明决定我们晚上去兄弟夜总会喝一次酒。

  其实与我相关的东西我都很不在意,我现在所想的只有丝丝和昨晚的事情,于是我悄悄地问吴明:“昨晚伤亡如何?”

  “有一个被抓去了,两个进了医院。”吴明说道。

  对于这样的结果我是很痛心的,他们沦落到这样的地步都是无辜的。忽而,我又想到了黄爷爷的话:“现在的年轻人都虚度时光,不珍惜生命。”这句话忽然让我想到了生命的意义,想到我们究竟为什么活着。其实这是个纠结的问题,活了几十年的哲学家尚且不能解释,我一个初中生又能想什么呢?

  没多久人们都散了,只有我和吴明还呆在这,记得我第一次和他呆在这里是因为他的老爸喝醉了。

  “你昨晚去哪了?”吴明问我。

  “垃圾填埋场。”

  “你是怎么到那里的,我记得我当时杀出重围想去找你,但是没有发现你,我以为你已经逃掉了。”

  “没有,我也记不得当时的情况了,我只记得我挨了边三条一钢管后就不省人事,至于是怎样到垃圾填埋场的我也不知道,总之是一个叫黄程毅的老头把我带回去的。”

  我们与帮会的兄弟分别后到了晚上才又聚在了一起,我们聚会的地点是在兄弟夜总会。

  兄弟夜总会亦如往日,萧条却生意兴隆。

  这一晚上我喝了好多酒,酒精的作用差点使我的伤口发生爆炸,我只觉得伤口就像心脏一样扑通扑通地脉动。

  当夜也深的时候我们就喝的差不多了,我几乎是躺着出来的,幸好在门口的乱石堆里吐了一阵才显得有些清醒。吴明他们也是喝得醉醺醺的,他的模样和他老爸的如出一辙。他们歪歪斜斜的胡乱撞击着兄弟夜总会古董般的墙壁——我真担心他们把墙壁撞塌了——以及周围的行人。周围的行人望见一群酒疯子后就迅速离开了,只是间或轮着眼睛望我们几眼,就他娘的像是看流氓一样。

  我们从兄弟夜总会出来后就进入了一条十分黑暗的小道,这条小道一直通往小城最繁华的地带。虽然我们人多势众,但是每每经过这个地方,我们还是心有余悸,总担心长胡子乞丐会突然跳出来杀我们一个措手不及,但是我想乞丐也应该是讲道理的,到时候我们可以跟他讲道理。

  幸好,我们很快穿过了黑暗的小道进入了比较明亮的街道上去。今夜的天空十分明朗,除了烟囱排出的雾气挡住了一些星星外,到处都可以望见星空的景色。

  小城的夜晚很多时候都要比白天要热闹,因为白天人们要工作,而晚上除了小偷以外都是悠闲自得的,因此一堆堆的人流就聚集在街道上堵得水泄不通。

  我们彼此搭着肩膀左磕右碰地在街道上以“S”型的路线穿梭着,除了偶尔有几个警察敌意般的轮我们几眼外,其他人都惧怕我们似的闪避一边,给我们让出足够宽的道。

  我们先是去了网啊网网吧,见人满为患后就出来了,然后毫无目的地在小城里乱窜——我觉得我们就像一群臭水沟里的耗子。

  不知不觉间,我们便到了相会美发所的门口,此时的相会美发所亦如往日,招牌依然是几个难看的毛笔字。

  “我们进去坐一下。”我提议。

  “好啊好啊……”人们纷纷表示同意。

  我以前常常来这里,但是这次来却有些变化了,先前的烫发的药水味早已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股浓烈的香水味,这种香水味是只有那种浓妆艳抹想吸引男人的人才会用的,使人产生一种恶心的感觉。

  但我依然进去了,我发现不仅这里的气味变了,连里面的设施也变了。原先理发的装备都不见了,靠墙处增添了几条沙发。此时,沙发上正躺着几个女人,都是一些年纪不小的女人,这些女人也都完全变了,我连一个熟悉的也没有。

  这时我才想到,原先的相会美发所已经完完全全成为名副其实的妓院,而厘面的人也变了。

  既然都不理发了,我想也没有留下的必要,于是准备转身离去。然而此时,一个女人把我们叫住。看她的模样应该是这里的老鸨,因为她的长相是丝毫不能使人产生一点欲望的。

  “没有合适的吗?”她说。

  “没有。”我干脆地说道,我只想马上离开这里。

  “看看这个怎么样,17岁的?”

  她刚说时,便把“藏”在里面的一个女人叫出来,当时我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差点晕过去,一股蕴含痛苦、幸福、愤怒的情绪涌上心头——那个名字就是:丝丝。

  丝丝,一个我深爱的女孩,然而她是一个妓女。

  丝丝从里面出来后依旧显得有些羞涩,双手交叉抱在肚子前面,微微的抬起头。

  她仿佛已经完全不记得我了,或许只是头上多了一块纱布的缘故。

  “这个怎么样?”老鸨吸了一口烟后挑了挑眉头,一脸诱惑未成年少男犯罪的样子。

  当时我望着丝丝一点说话的勇气也没有。

  “这个行!”搭着我肩膀的阿大突然说:“这下就看你的了,若西哥。”

  你应该知道我当时愣住了,大脑就像停止运转一样,我丝毫不能理解“看你的了”是什么意思,可当我反应过来的时候他们都已经撤退了,连吴明也跟着离开了——真他娘的不够兄弟,竟然把我一个人抛在窑子里。

  “这个快餐200,包夜500。”老鸨看着我,有点催我给钱的意思。

  然而我依然愣在那里,丝毫没有动静。

  老鸨着急了,见我半天没有掏钱,以为我没钱,于是赶紧为我打了个折扣,道:“看你还是学生,可以打个折扣,快餐150,包夜400——这下可不能再少了。”

  我瞧着丝丝,恍然间又想起上次拒绝她的场景,“我可不能让她再伤心了。”我想。

  “400,包夜。”我说。

  当时老鸨心花怒放,像是从自家的猪圈里挖出了古董一样。

  “去外面,还是……”

  “外面。”

  讲定了价钱,确定了地点后丝丝就跟着我离开了。

  从女人身上得到性欲的发泄,这是禽兽;获得心灵上的慰藉,才是爱情。

  丝丝紧紧跟在我的身旁,就像孤单的小鸟寻到了可以依偎的伴侣一样。

  我用一只手搭在丝丝的肩膀上,紧紧地将她靠近我的身体。

  这是我第一次体会爱情的味道,爱情的味道是神秘而奇怪的,它会让你的心灵如沐春光一样的温暖,也会让你的灵魂经历晴天霹雳,时而微笑时而泪水。

  丝丝问我:“我们要去哪里?”

  我想着,在我的脑海中似乎还没有谈恋爱的圣地,然而又想到那条被污染的小河。虽然小河已经萧条了,但毕竟曾经是小伙子们谈恋爱的圣地,想必去那里也是不错的。

  “我带你去一个宁静的地方。”我凑进丝丝的耳边说。

  “宁静的地方?”丝丝好奇的望着我,“不是去宾馆吗?”

  “宾馆?!呵呵,不是。”

  “嗯,那你去哪里我就去哪里。”

  “嗯。”

  说着,我就带着丝丝朝着小河的地方走去了。

  我们穿过了繁闹的街道,然后再经过几条小巷就到小河边。此时的小河比我上一次来的时候还要萧条,河边的荒草已经开始枯萎——秋天就快要到来了。

  小河的源头是在一座山脚下,山就在小城的边上,所以离我们不是很远。

  我和丝丝漫游到了小河的源头,寻了个舒适的地方坐下,我依然用手搂着她的肩膀,这样的感觉是那么的幸福,我想这就是爱吧。

  其实丝丝是一个很会说话的女孩,只是以前对陌生人比较隔阂罢了。

  我问她:“你家是哪里的。”

  她犹豫了会儿,说:“上海的。”

  “上海!”我十分惊讶,“哪你怎么来到这里的呢?”

  “嗯……”丝丝咬了咬嘴唇,“我是自己来的。”

  我没有问丝丝,她是怎样做起妓女这一行的,我想沦落到这样的地步必然有自己的苦衷,而我又不想让丝丝想起她以前的伤心事。

  “丝丝是你的真名吗?”我好奇地问。

  “嗯……”丝丝同样咬了咬嘴唇,“不是,我真名叫小漫,张小漫。”

  “奥,好好听的名字。”

  “是吗?”

  “当然啦,我叫王若西,你说好听吗?”

  丝丝用手托着下巴,抬头望着星空,想了想:“不好听。”

  我听见丝丝说我的名字不好听,我就假装很生气的样子。丝丝见状以为我真的生气了,就赶紧向我道歉,说:“我逗你呢。”

  “哈哈,我也是逗你的呢,我才不会生气。”

  丝丝听见我这么说就真的生气了,用一种很可爱的“恨”的眼神瞅着我。

  虽然是“恨”,但我发誓我爱上这种眼神了。

  “你爱我吗?”丝丝突然问我。

  我不知道她为什么突然问这个问题,但我说:“爱。”

  话罢,丝丝又继续托在下巴,望着明朗的星空,说着:“其实我这种人是不值得有人爱的,我就是一堆烂泥。”

  我听见丝丝这么说便有些心疼了,这种心疼是莫名的,也是突然的。

  “可是我是真的爱你啊。”我把丝丝搂得更紧了。

  丝丝被我这一搂,也不排斥,反而主动靠进我的怀里。

  “你花了400块钱,难道不想做点什么吗?”

  丝丝依然凝视着星空。

  丝丝的这个问题让我耳根忽然一阵炽热,也同时让我产生了一些心酸。

  我说:“不,我只想紧紧抱着你,陪你一起看天上的星星——对了,你为什么总望着天空呢,你喜欢星星吗?”

  “嗯,喜欢。”

  “你为什么喜欢星星呢?”

  “因为星星纯洁美丽,不像这个世界,这个世界肮脏透了,充满了谎言和欺骗。”

  其实丝丝说得很正确,当你真正以一种理智的眼神观察这个世界的时候,你会发现这个世界就像一堆狗屎一样令人作恶。

  丝丝说了会儿话就在我的怀里睡着了,她的样子就像一个懵懵懂懂的孩子。

  我紧紧搂着丝丝,然后凝望着星空。星空是如此的美丽,它之所以美丽并不是因为它拥有最美的风景,而是它拥有最纯洁的心灵。

  小城的夜渐渐地深了,小河边的风也大了起来。丝丝在我的怀里给了我无比的温暖,这种温暖不仅是身体上的温暖,更是心灵上的温暖。

  朋友,假如你有孤独或者失落的时候,请你伸出你的手将你的爱人搂进自己的怀抱,她会给你爱,给你温暖。

  …………

  作者:艺小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