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筝

作者: 临涣·梧安 来源: 新概念作文网 2019-05-21 阅读
      爱是无辜的风筝,拉着最在乎的人。
   
    午夜时分。
 
    钟简离守在手术室门口,心中暗暗祈祷。如果这场车祸夺走了父亲的生命,这世上她便再无亲人了。
 
    一天前……
 
    如往常一样的傍晚,钟简离正玩着最近十分火爆的网游,打怪升级刷出来的新装备令她兴奋不已,拿起iPhone熟练地点开微信置顶的联系人,很快输入:“阿白,今天运气爆棚了,我刷到了史诗级装备!”
 
     “小离,明天就是你的生日了,爸爸以前也没陪你过过生日,这一次给你好好庆祝庆祝。”钟海看着埋头打字的女儿,语气中有些疲惫。
 
     钟简离没有抬头,依旧和阿白打着游戏,嘴角泛着满足的笑。
 
     “明天下午记得到市中心那家西餐厅,爸爸在那里等你。”
 
     “哇!简离,你要转运了啊!”钟简离点开阿白发来的语音消息,女声盖过了钟海低沉的嗓音。
 
      等钟简离关掉电脑,已是深夜了。
 
      她随意的刷牙漱口,躺上床便沉沉睡去。
 
      钟海则坐在自己的房间里,粗糙的手指轻轻摩挲着一字风筝的骨架,眼角滑下一滴泪,落在手背上,分外的凉。
 
      “爸爸,为什么别的同学都有妈妈,我却没有?”小女孩问她的父亲,“我一直都考班级第一,年级第一,甚至全市第一,我拿了很多很多奖,可这些都不能为我换来一个妈妈!”她哭了,滚烫的眼泪落在了手背上。
 
      “小离,你有爸爸啊。”父亲蹲下来,拭去女孩儿眼角的泪水。
 
      “可是——”女孩儿正想说什么,父亲却越走越远,消失在了暮色中。
 
      一本离婚证映入眼帘,女孩儿看着离婚证上母亲的照片,“江简”这个名字深深的刻在了她心里,恨意吞噬了她。钟简离,终究要与江简分离,呵,父亲仍念着她,为什么。
 
      恍惚间她看到一张放大的脸,是母亲,不!是江简!一个狠心抛下孩子的魔鬼。
 
      钟简离从睡梦中惊醒,苍白的天花板映入眼帘,她揉了揉双眼,长吁了一口气:“是个梦啊。”
 
      高兴地用完早餐,钟简离伸了个懒腰,又开始了网游之旅。一登录游戏,便送了风筝节豪礼,今天不仅是她的生日,也是这款网游的开服纪念日。钟简离看着屏幕里的风筝,心中一颤——是风筝啊……转眼又被丰厚的奖励吸引了。
 
      游戏时光总是过得飞快,转眼便到了傍晚。
 
      钟简离有些生气地撇撇嘴:“说好今天给我过生日的,这么晚还没回来,白高兴一场。”
 
      而此时的西餐厅中,钟海坐在欧式座椅上,看着跳动的烛火,纯白的桌布在微黄的烛光下晕出温暖的色彩,一切都这么美,却唯独缺了主角。一位身材高挑的女服务员走过来询问:“先生,请问蛋糕可以上了吗?”
 
      钟海勉强挤出一抹笑道:“再等等,我女儿还没来。”
 
      那服务员眼里闪过一丝不耐烦,扫了一眼钟海那件不知什么牌子、做工粗陋的西装,蹬着高跟鞋走开了。
 
      钟简离正兴奋地打着团战,快节奏的战斗使她很快把生日的事抛诸脑后。
 
      餐厅的客人逐渐散了,只剩下钟海一人傻傻地坐在那里,他叹了口气,看向手中鲜艳的风筝,喃喃道:“小离……唉。”他起身离开,服务员看着钟海落寞的背影,又转头看看还没送出的蛋糕,摇了摇头,终于送走了最后一位客人,可以下班了。
 
      消毒水的味道充斥了医院的走廊,钟简离徘徊在手术室门口,每一声心跳都昭示着她的不安。
 
      万幸的是钟海经过抢救,脱离了生命危险。
 
      钟简离坐在病床边,静静地看着昏迷中的父亲,她一直以为父亲不会被击垮,他是她的天,是她遇到风雨时的避风港,可眼前的父亲却显得无比脆弱,两鬓染了白霜,额上是深深浅浅的皱纹,干枯的手指上生了厚厚的老茧。
 
      “爸爸,医生说你很快就会醒了,你以前常让小离不要太晚回家,瞧你,自己倒出事了。”钟简离面带笑容,眼眶却不自觉的红了,渐渐的泣不成声,眼泪落到了刚刚冲好的咖啡里,晕成了更苦的味道。
 
      一周以后,钟海却仍没有醒。
 
     医生说钟海脑部血管堵塞,长期高强度的工作导致过度疲劳,这次车祸造成的脑震荡加剧了病情,或许再也醒不过来了……
 
     钟简离突然像疯了一般冲向医院隔壁的水果店,在他人诧异的目光中,她拎着一带苹果回到了钟海的病房。这个傍晚,下了今冬的第一场雪。
 
     钟简离坐在病床边,看着窗外的洋洋洒洒的飞雪说:“爸爸,你看,下雪了,等雪堆的厚了,我们还可以一起出去堆雪人。”
 
     “爸爸,你说过你想吃我亲手削的苹果,我买了很多,现在就削给你吃。”
 
     钟简离一边削着苹果,一边数着。
 
     “一个,这个削的不好,不能给爸爸吃。”
 
     “两个,这个苹果太小了,不好不好。”
 
     “三个,这个苹果有点畸形,也不好。”
 
     ……
    
     “二十个,这个很好,爸爸,给你吃!”钟简离像个孩童般将苹果递到江海嘴边。看着没有反应的父亲,钟简离悲伤的收回手。
 
     “咚”苹果掉落在冰冷的地板上,咕噜噜的滚了两圈,留下悲伤的痕迹。钟简离再也控制不住汹涌的泪水,只能任由它们夺眶而出。被子上留下的,是泪痕,是懊悔,还是想念。
 
      哭得累了,她睡着了。
 
      桌子上赫然放着的是十九个削好的苹果。
 
      次日的晨光唤醒了睡梦中的钟简离,两个护士走了进来,一个手上端着药盘,另一个手上拿着的是一只风筝。
 
      那护士说这是发现车祸的人在车上发现的,是被钟海紧紧攥在手里的东西。
 
      钟简离站起来,小心翼翼地接过风筝,当她看到风筝上“生日快乐”四个字时,瘫坐在了椅子上,这才想起父亲要给她过生日的地点,好像是在市中心西餐厅。
 
      那一年,钟简离十岁。
 
      “爸爸,你能不能为我做一只风筝,这样等我过生日的时候,我们就可以一起去郊外放风筝了!”
 
      “小离,爸爸忙,再说吧。”
      原来他一直记得,记得约定好的风筝。他以为自己是那个放风筝的人,通过不懈的奔跑,可以让风筝飞得更高更远,却没想到物极必反,那根线终究断在了风中。
 
      钟简离看着父亲身上的管子,不知道这究竟是一种拯救,还是折磨。
 
      她到前台结算一下本月的医药费,却发现高额的费用远不是她能承担的起的,她开始不知所措,却看到一个穿卓不凡的女人要结算父亲的医药费。她楞了一下,脑子轰的一下炸开了,这个女人是她的母亲江简。
 
     “你来干什么?消失了这么多年,现在来装好人吗?你又是怎么知道爸爸出车祸的?”钟简离一口气问了一连串的问题,一字一句充满了怒意。
 
      江简微怔了一下,眼中泛起悲伤道:“你是小离啊,都长这么大了,我和阿海最近有联系,所以医院也给我打了电话,但我之前在国外有事,赶不回来,小离,原谅妈妈吧。”她哀求着拉住钟简离的手,却被毫不留情的甩开了。钟简离奔回病房,江简见状连忙跟了过去。
 
      十多年了,钟简离终于得知了真相。当初父母的婚姻只不过是父辈的约定,钟海的父亲是江简父亲公司的下属,一次江简父亲晕倒,多亏了钟海父亲献血才救了他一命。当时钟海和江简都正值婚龄,钟海又喜欢江简,二人的父亲便让二人结了婚。钟海知道江简已有喜欢的人了,并且是两情相悦。在女儿五岁那年,自己又检查出脑部有疾病,不想耽误江简,便主动提出了离婚。命运弄人,当江简再次找到喜欢的人时,他已经成家了,万般无奈之下,她选择了出国,换了手机号码,与钟海的联系便少了。
 
      钟简离不由一阵苦笑,到头来竟是自己想的狭隘了。父亲并不妄做那个放风筝的人,起初,他选择做一个追风筝的人,为你千千万万遍,后来便成了守望风筝的人。深爱一个人,只不过意味着,无论你走多远,我都会守在原地,守着最初的温暖。
 
      江简辞去了工作,留下照顾钟海,他们谁也不是这场婚姻的获利者,更确切的,倒不如说是彼此间心灵的救赎。
 
      多年以后,钟海病逝了,而钟简离也不再是个沉迷网游的年轻人,她成为了一名颇有名气的小说家。
 
      而她出版的第一本小说,名叫《风筝》 。
 
      “爱一个人,并不是要他知道你的好,而是一种守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