侠客行

作者: 聊芜 来源: 新概念作文网 2018-01-14 阅读
  
  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
 
  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
 
  ——题记
 
  夕阳西下,古道苍茫。
 
  一辆马车激起大量烟尘,停在了一间驿站旁。
 
  劳累的车夫勒住缰绳,用身上的衣服抹了一把脸上的汗渍,随后恭敬地从车厢里请出了一位穿着锦衣华服的中年男子。
 
  那男子星目剑眉,模样颇为俊逸,特别是那一双手,竟似女人的手一般细嫩白皙,如果不是在他的鬓角处已有几处斑白的话,很难判断他的年龄,同时,在他的眉宇间也是有着一种常年身居高位的威严,显现出不凡的气质。
 
  他背负双手,龙行虎步,推开了驿站的门。
 
  ……
 
  老板娘托着香腮盯着她前方的一位客人反复的看,她很纳闷,一个人的酒量究竟该有多好,才可以把酒当茶喝,并且一喝就是一天,不露一丝醉态。她问身边的伙计,说:“他今天喝了几坛了?”,伙计沉思了会儿,回答说:“这已经是第十一坛了。”,闻言,老板娘目光流转,美眸中掠过一抹好奇。
 
  这位客人,衣衫有些破旧,整张脸都被遮在一个很大的斗笠的阴影下,令人看不清他的容貌。在其膝上静静横着把黑色长剑,黑鱼皮鞘,黄金吞口,上面还缀着数颗明亮的珍珠,虽然尚未出鞘,却也似乎可以感受到自其间隐隐散益出的锋利剑意。
 
  此刻他正提着一坛酒,自斟自饮。
 
  从早晨到现在,他已经在这儿坐了三四个时辰了,也就是说他在这里连续喝了三四个时辰的酒。这或许在别人眼中看上去很难以理解,可是他觉得在闲着的时候,没有比喝酒更有趣了,尽管他很少闲着,不过,今天倒是个例外,因为他在等候一个人。
 
  “听说了没,慕容山庄昨夜遭血洗,无一人生还。”
 
  “什么!江南三大家族之一的慕容山庄?怎么可能!”
 
  “千真万确,连慕容肃老爷子都命殒当场,阖家大小也尽皆罹难,据说其时有人只听得一片短促的惨呼声,待赶到那里之后,已是满地尸体和溅满到处的鲜血了。”
 
  “慕容山庄,底蕴深厚,屹立武林数百载,庄主慕容肃的慕容刀法更是已练至化境,威震天下,几近无敌,究竟有谁可以在这电光火石之间便把一个偌大的慕容山庄给杀得覆灭?简直不可思议!”
 
  “除了寒枫堡还能有谁有这么大的能力?”
 
  带斗笠的男子在听到旁边几位青年的谈话内容后,端在手上的酒微微泛起了涟漪,那隐在斗笠下的原本漆黑的眼睛中突然亮起一道璀璨剑光!
 
  于此之际,驿站的门开了。
 
  那名中年男子一个人走了进来,夕阳的光芒把他的衣服染成红色,在晚风中轻轻摆动,猎猎作响。
 
  一名伙计连忙热情地跑到他的身边,微弓着身子,说:“这位客官,要点什么?住店还是打尖儿?我们这里有上等的好酒……”
 
  然而,他却看都没看他一眼,目光扫视过在场的的所有人,最后径直朝那带斗笠的男子走去。
 
  “你来了?”斗笠下,传出一道沙哑的声音。
 
  中年男子在他的对面坐下,抢过他手中的那坛酒,亲自为自己倒了一碗,而后一饮而尽,说:“我们有多久没这么面对面喝酒了,师兄?”
 
  燕十三抬起头看着他,许久未语。
 
  “年纪大了,最近总是会想起以前的一些事情。还记得吗,过去我们一起练剑的地方?那颗海棠树不知道还在不在了,春天的时候,花开灿烂如火,你犯错误老是会被师傅罚在下面面壁思过,而我总是会在你面前吃我私下珍藏的鸡腿,气得你面色通红。就因为这个你还没少背着师傅揍我呢……”中年男子边喝酒边说着往事,他似乎很久没有说这么多话了,一时间竟然停不下来。
 
  便在这时,燕十三打断了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话语被打断,中年男子并没有生气,而是笑着回答说:“一切挡了我的路的人和物都不应该存在。刺史曹冰如此,参军王通如此,神剑宗夏侯星如此,慕容山庄慕容肃也如此,所以我把他们全数杀了。”
 
  他说的很轻松,很平静,就如同是在说着几件非常不起眼的事情。不过燕十三知道在他说的这几件事情的背后却是一片滔天的腥风血雨。
 
  “古天舒!师父的话你都忘了?”
 
  那中年男子原来便叫古天舒!
 
  古天舒,朝廷重臣,最近几年已有权倾朝野之势,他冷血无情,鱼肉百姓,百姓怨声载道,同时,他也是武林中寒枫堡的堡主,一身武功令天下诸雄畏惧,所以有着这两个身份的他,虽然世人皆欲杀,但却又无人能奈何了了他。
 
  古天舒笑容敛去,脸色陡然一寒,说:“你有资格谈论师傅吗?师傅的死就是因为你的懦弱,你说你的剑从来都不会杀人,只会伤人,那么,现在你对那些杀害师傅的人,也丝毫不起杀心吗?”
 
  “你仁慈,你普度众生,但你有没有想过那些要杀你的人,是否怀着同样的仁慈。”
 
  “你修了一生的剑道,你难道不知道剑乃杀人之器吗,剑不杀人便等同破铜烂铁。”
 
  “而今,我替师傅报了仇,可你呢?为师傅作了什么!?”
 
  古天舒怒然拍桌而起,强猛地力道直接是把木桌震得四裂而开,那坛酒更是摔得粉碎,酒水泼洒,各溅湿了他们的衣襟。
 
  燕十三也站了起来。
 
  驿站内的客人都被这架势下了一跳,慌慌张张地退到了墙角处,冷汗涔涔,惶惶然的注视这里。
 
  那位美丽的老板娘却并未受到惊吓,反而在微笑,她那宛如银铃般的声音小声说:“越来越有意思了呢。”
 
  燕十三看着他,其实他一直都在看着他,无论是他回忆往事,还是后来对他的指责,他都在看着他。他已经好久没看过他了。
 
  “你变了很多。”他说。
 
  古天舒冷哂,一掌毫无征兆地向他拍来,掌风切割空气,发出近似裂帛般的声响。
 
  燕十三脚步微错,那手掌在他的左耳旁呼啸着擦过,这时,古天舒复又一掌朝他颈项切去,他旋即以手中的那未出鞘的长剑格住,而后并指如剑,向古天舒面门挥去。
 
  古天舒身形急忙倒退,一个翻身,脚尖轻点梁柱,藉助着这个反推力,再次俯冲向燕十三。
 
  燕十三与古天舒战在一起,在其周围升腾起丝丝白色的雾气,场间的温度也随之升高,那是自他们体内所释出的内力导致的。
 
  “好强的内力!”老板娘也惊叹。
 
  砰砰声不绝于耳,周遭的桌子以及其它物事尽皆被他们的战斗席卷成粉末,那些客人和驿站的伙计们都恐惧地缩在了老板娘的身后,因为他们发现这位看上去娇小而美艳的女人却能在这两位高手的对战中怡然不惧、岿然不动,想必一定武功不凡。
 
  古天舒不断用那双好看的拳头轰击着那把始终躲在鞘中的剑,怒吼着说:“你倒是出剑啊!你就这点能耐吗!”
 
  燕十三的虎口被那无以伦比的拳力震得崩裂了,手臂都在颤抖,即使是在这个时候,他却依然在看着他,看着他怒发冲冠的样子。
 
  拳风掀掉他的那顶斗笠,满头华发如飞瀑般倾泻一身,他那苍老的容貌第一次暴露在众人的视野内。
 
  那沟壑纵横的脸庞上爬满了悲伤,那深陷的眼睛内装满了对往昔的回忆,那满头的华发宣告着英雄已然迟暮。
 
  不过,这些古天舒已经看不到了,一双眸子赤红一片,他看到的只有他师傅死的那天——他最崇拜的师兄在一旁眼睁睁地看着仇人砍下他们师傅的头颅而无能为力。
 
  古天舒的拳愈发强大。
 
  燕十三的嘴角已有血迹淌出。
 
  老板娘见状,一支鲜艳如火的长鞭不知何时已出现在她的掌中,随时准备着出手。
 
  便在此际,一声剑鸣骤然在驿站内响起。
 
  就像是一条潜伏在深渊的巨龙突然腾冲向九天。
 
  燕十三从他的黑鱼皮鞘中拔出了长剑!
 
  剑出惊虹!
 
  一道白练映着门外欲颓的夕阳,划出一道一个世纪般漫长的弧度,刺向古天舒。
 
  一剑穿心!
 
  鲜血涌溅,飞洒在空气中,如同那年春天的海棠花雨。
 
  燕十三的剑洞穿了古天舒的胸膛,没柄而入,刺得极深。
 
  直到此刻,他也在看着他,看着他那如同月夜下寂静的湖泊般平静的眼睛。
 
  “咳咳……知道我为……什么没有带剑而来吗?因为我自己清楚我已经不……不配用剑了!”
 
  “你才是师傅最出色的徒弟,我不配!”
 
  “我……我也不配作……作你的师……”
 
  未及说完,古天舒的身形便到了下去。
 
  燕十三剑上的血仍在滴。
 
  ……
 
  暮色四合,地平线上,最后一缕光亮也遁入了黑暗。
 
  驿站内,灯如豆。
 
  老板娘吩咐伙计收拾残局,自己却走到燕十三旁边。
 
  “你就是燕十三?我听说过你的很多事迹,你是个很有名的侠客。我是这儿的老板娘,人们都叫我火雨鞭风四娘。”风四娘朝燕十三递过去一瓶疗伤药,说:“对了,看你受了不轻的伤,这药很管用的。”
 
  燕十三没有接,只转身塞给她几锭银子,便朝驿站外走去。
 
  “帮我把他找个风景好的地方……葬了吧!”
 
  他那疲惫的身影没入黑暗里。
 
  隐隐的,黑暗里传出他的歌声,歌声苍凉如同落日:
 
  ……与君歌一曲,请君为我倾耳听。
 
  钟鼓馔玉不足贵,但愿长醉不复醒。
 
  古来圣贤皆寂寞,唯有饮者留其名。
 
  陈王昔日宴平乐,斗酒十千恣欢谑。
 
  主人何为言少钱,径须沽取对君酌……

    你可能也喜欢这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