孢子猫

作者: 武狼 来源: 新概念作文网 2019-11-18 阅读
  
  “温宁,你来我这边一趟。”挂了电话,温宁满腹疑惑的看了眼时间,四点三十,周六没有课,最近也没有什么生物实验,凯哥这时候叫她干嘛。凯哥是她的导师,因为经常捧着各种“大部头”问这问那因而慢慢很熟,成了她凯哥。披了件外套,温宁骑上刚买的变速飞驰而去。这变速是她爸给他买的生日礼物给她送到学校,这也是他爸第一次到校看她,不是不想而是不能,作为一名军人探亲时间本来就少再加上她就读的医学院又离家远,能见面的机会更是少之又少,这次能来看她温宁已经很知足了。
 
  到了办公室门口,温宁习惯性的敲了敲门。“进来。”偌大的办公室里只有他一个人,正背对着门口不知在捣鼓什么,“凯哥,有什么事么?”“坐,有个坏消息和一个好消息你要听那个?”那男子转过身推了推金丝边眼镜,有些孩子气得笑着。温宁耸耸肩,“无所谓啊,哪个都行。”“别这么无趣啊,挑一个嘛。”“那就好消息吧。”“好消息就是我给你弄了一个特别的实习名额。”“嗯?在哪实习?有关于什么?”温宁站起来。“别急,是个好项目,我单独给你弄的,有关于生物研究的,是个实验基地,不过坏消息是实验地点在B城。”“B城?”最近有流言说B城有猫瘟,似乎还有些严重,不过消息是封锁的,就这点还是她从家在B城的舍友那听说的。“怎么样,去不去?我了解你的能力才擅作主张的,你考虑考虑,不过这次可能会有些危险,算是我派给你的一个任务吧。”温宁抬起头望向窗外,天有些灰蒙蒙的好像要下雨。“要不你回去……”“不用了,我去。”温宁收回视线,“资料信息发过去吧,大约什么时候出发?”凯哥愣了几秒,立马回过神“哦,我问过了,说是明后天就行。”“好,那我先回去准备了。”温宁起身推开门走了出去。凯哥望着温宁的背影感慨“这个姑娘……我看能行!”
 
  B城,灰蒙蒙的火车站上拥挤着灰蒙蒙的人群,嘈杂得挤向灰蒙蒙的远方。温宁挤出火车站,有些压抑,她总觉得这次的实习并没有那么简单。“啪!”一只手不轻不重得拍在了温宁的肩膀上,温宁下意识得反手一扭,接着响起一声哭嚎“啊——疼疼疼,放手放手!”“什么人?”“好人好人!接你的!”温宁慢慢得松开了手,大量了一下面前的这个男生,一身黑色运动服,一双板鞋加上一顶鸭舌帽,要去跳街舞么?温宁淡淡得瞅他一眼,“车在哪?我们走吧。”“嘶……你下手课真狠……就在对面那个面包车……”温宁不等他说完拖起行李箱大步走去。“哎,你等等我!”真幼稚,温宁想。
 
  “你咋不问问我叫啥名呢?”话痨一路已经让温宁极不耐烦,见温宁没有反应,那男生便自己直说,“我叫韩越,你可以叫我小越。”“哦”温宁盯着窗外,盼望着快些到达目的地。终于路边出现了“xxx生物研究基地”的大理石标志,车子开进去已经有人在那里等候多时。一下车,便有两个身穿制服职工模样的男子走过来,“温小姐,王教授他们已经开始了,您现在就过去吧。行李由我们帮您送到您的宿舍,就在基地内部,一会会有人带您去看。这边请。”温宁有些不大自然的看着他们往车下搬行李,跟着一位职工人员向大厅走去。“没事的,不会丢东西,只是时间有些紧迫才这么急的。”韩越轻声安慰她。走过大厅,上了三楼,各个楼层长长的走廊里到处是忙碌的人,他们脸上都挂着焦虑的神情,小步跑着穿梭于各个房间,腰间的对话机不时传来急促的呼叫。温宁他们被带进了一个很大的实验室里,这里有各种她曾经在课标书中见过的面孔,一律身着白大褂各自忙碌着,各种仪器里在运行这各种各样的化学反应,五颜六色的液体各种咕噜冒泡。“王教授,人来了。”一个身穿白色大褂的四十多岁模样的中年男子转过身来,疲惫的脸上流露出一丝笑意,“你就是刘教授常说的那个温宁?你好,我是王贤琪。”“你好,我是温宁。”温宁赶紧伸手与王教授握手,王教授礼貌谦逊的态度让她有些不太适应。
 
  “我听说过你搞得那几个课题,都很好,而且听说你在基因突变和菌种方面有所研究,所以这次我才让刘教授派你过来帮个忙。”“没有什么,只是些皮毛而已。”温宁谦虚着。“我就长话短说吧。你知道我们这里的情况吧?”“嗯,您是说猫瘟?”“嗯。从上个月末开始,这里开始出现了几只变种猫,这些猫外表与其他猫没有什么区别,只是有一点,他们的生殖方式是孢子生殖。”“孢子?”“对,他们生长到一定大小后身上便会鼓出大大小小的包囊,几天后,包囊破裂便会释放出孢子,这种孢子非常轻非常小,可以随意在空气中飘散,遇到坚硬的平面便会凝结成一团,不论任何生物接触到这种孢子便会被感染,身上生出囊肿一样的肿块,汲取个体营养直至囊皮破裂,诞生出新的猫……”温宁被这一番长篇大论的讲述弄的晕头转向,“所以,这里的猫瘟……”“实际上是人类的瘟疫,只不过是不想引起恐慌加以修饰而已,现在已经有二十四起病例,病人已经秘密隔离,我们现在做的就是赶在疫情严重之前加紧研制出疫苗。这也是我们邀请你来的目的。”温宁望着王教授充满期待信任的目光,深吸一口气,果然这个凯哥就没打好谱,轻描淡写这么一说就把这么一个艰巨的烂摊子摆在她的面前,这次不成功是不行的了。
 
  “王教授您放心,我一定会尽我最大努力的。”“好那么,开工吧。”王教授也丝毫不客气,吩咐身边的助手给温宁拿了一件白色大褂和一个对讲机,便转身继续投入到实验和讨论当中,就像刚刚的事没有发生一样。温宁换上衣服,环视一下这些专家级的教授们,感觉自己实在是微不足道,她发现刚刚还嬉皮笑脸的韩越这时早已装束整齐,在一个烧杯面前加入一些试剂,不停的用玻璃棒搅拌着。温宁走过去问“韩越你在做什么?”“提取这些猫的DNA。”说着将卷起的丝状物挑到培养皿里。“有什么成果吗?”温宁看了一眼旁边记得密密麻麻的实验记录问道,“有的,经过验证它产生的孢子与这种真菌孢子成分相似。我们现在正在想办法通过阻断有关蛋白酶合成、停止细胞分裂、杀死孢子等途径来抑制它们的繁殖和扩散……”韩越说着,指了指墙角落培育的菌落,眼睛却一刻也没有离开手中的仪器。温宁走过去带上手套,取下一个伞盖还未完全开启的真菌,把它放在一个信封里,放在干燥处等它失水将孢子释放出来。现在温宁要做的是了解这种猫产生生殖细胞的位置和方式,以及体内的激素分泌情况,相比其他方案,她更倾向于在生殖细胞发育成熟前就将其消灭或停止分裂的思路。温宁走到一个正在用显微镜观察细胞的实验人员跟前,“我可以看一下吗?”实验员微笑了一下,侧身让开。温宁接过显微镜,看着那个暗黄色的细胞,深吸一口气。好吧,一场硬仗开始了。
 
  仿佛过了一个世纪那么漫长的时间,温宁他们已经不知度过了多少个彻夜不眠的夜晚,也不知熬过了多少个强打精神,猛灌咖啡的白日,更不知拽掉了多少头发,一天里除了必要的生理需求外,他们将所有的时间压至最低,一天最多两顿饭,甚至一顿也没有,因为所有都忘记了还有吃放这回事,困了就随便拼几把椅子一眯,最多三个小时就会有人把你叫起来询问各种问题,汇报成果。温宁不论是睡着还是醒着,脑海中全都是真菌和猫的身影,估计她这辈子也不会再养猫了。不急不行,到目前为止已经有三十例病情了,并且已经有两个病人不治身亡,温宁忘不掉隔离室里病人一遍遍询问实验人员自己能否康复的绝望无助的眼神,他们传达的对生命的渴望,对亲人的强烈思念,深深的触动着温宁心中最柔软的地方。她从前从未如此近距离的接触灾难与死亡,也从未有过如此昂扬亢奋的精神意志。一只无形的手在推着温宁向前跑着,每个人都在尽力燃烧自己的能量,搜取自己所有的知识储备和经验,为这一支疫苗的研制成功而疯狂。
 
  据说流星划过的夜晚会有好运,即便是在梦里。温宁睁开布满血丝的双眼,拖着沉重的双腿走到显微镜前,将刚刚配置好的试剂滴加到含有孢子猫生殖细胞的培养液中,制好装片,调光,调焦,转换镜头,再次调焦……当温宁看到细胞分裂逐渐停止,滴入台盼蓝染剂进入细胞的那一瞬间,她如释重负一般瘫倒在身后的椅子上,“成、功、了。”她一字一顿的说,片刻的死寂后,偌大的实验室爆发出人们惊喜兴奋欢乐的欢呼。温宁感觉这一刻真的,好幸福,王教授两眼闪着兴奋的光芒,大声说:“连夜通知制药厂!大家今晚都回去休息!”温宁的目光与王教授相遇,赞赏尊敬的眼神让温宁感到双目一热。
 
  “拜拜啦!真是太高兴和你这样牛逼的人做朋友。”火车站上韩越送温宁上车时说,温宁转身看了他一眼,微微一笑,“嗯,我也是,再见小越。”“哦……再再见。”韩越被温宁这一个微笑和称呼吓了一跳,磕磕巴巴的回复道。
 
  B城得救了。温宁望着车窗外阳光普照的世界,轻哼着,感受着脸上阳光带来的温暖。火车,正朝着光明,驶去。 

    你可能也喜欢这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