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时光冲不淡

作者: 戏子 来源: 新概念作文网 2016-10-14 阅读
  
  时光淡淡,岁月求欢。
 
  人的一生可能会遇到很多喜欢的人,如果你真的喜欢,那么,请你一定要说出来,不是不容易,而是太难得。
 
  和舒城的相识是在高二那年。那一年,是世界末日—2012。
 
  即使受着科学文化熏陶的我们,却都怀着讪讪的心理,忧喜而悲切。
 
  月考排名出来了,又比以前低了。耳畔传来同学的讨论声,还有人对着排名指指点点,我顺势一看,排名榜上竟出现了一个新的名字—舒城,位居榜首。
 
  我在脑海里搜索这个人的名字,却完全没有印象。
 
  回到教室,同学们都在议论着。
 
  舒城是谁啊?
 
  以前怎么没听过这个人?
 
  他成绩怎么这么好啊?
 
  ——
 
  一连串的问题,让我对舒城有了新印象:成绩好,仅此而已。
 
  下了课,同桌静瑶把我拖到隔壁班门口。
 
  令我惊讶的是,隔壁(1)班的门口挤满了人!静瑶小声嘀咕着,是慕名舒城而来!
 
  我透过窗户看去,一个留着短发,面容白净,穿着白色体恤的男生正趴在课桌上睡觉。
 
  静瑶说,那就是舒城。
 
  那是舒城?怎么一点儿也不像学霸?
 
  高二的季节不繁忙,特别是夏天。每个人乐此不疲的忙着自己的事情。教室里弥漫着臭汗味和玫瑰香水的味道。有人会塞着耳机听歌,也有人失恋独自落泪。而我,仿佛跟不上时代的步伐,默默地彳亍着。
 
  我有一群很要好的朋友,倪思就是其中一个。
 
  周二的那天傍晚,我们漫步在操场上。倪思是一个大大咧咧的女孩,成绩很好,也喜欢恶搞。
 
  你应该听说过那个舒城把,告诉你个秘密,我和他以前是同学,以前在班上他成绩挺好的,怎么会留级呢?倪思说。
 
  我白了他一眼,你还不是一样。
 
  嘿嘿,倪思不好意思的挠着头,其实他这人一点儿都不好,我特别讨厌他,也不知道他还认不认识我。唉,我有他QQ号,一会儿给你发过来,你把他加上。
 
  我为什么要加?
 
  你把他加上呗,加了有没有什么,我可不介意你帮我骂他喔。
 
  有时候,盛情难却,但如果没有这盛情,那么有些人就会像两条平行线一样,永远不会相交。
 
  早早的回了家,独自坐在电脑桌旁,打看电脑,查看上面的消息。这时,倪思发来消息,上面写着舒城的QQ号,下面又附属了一行字,让我哭笑不得:必须加啊,给姐妹报仇。
 
  看着这串数字,有些陌生,也有一些迷惘,我犹豫着,要不要加呢?最终还是发了请求过去,不知道是什么力量促使我加他的。
 
  短短的几秒,屏幕上出现了几个字“添加成功”。
 
  我慢慢明白了虚伪的含义,我从内心里讨厌虚伪的人,为什么不能真实的出现在别人的生命中。然而,仿佛知道舒城后,我也就变成了一个虚伪的人。
 
  就比如,我明明知道舒城是谁,自己却还要假惺惺为:你是谁?
 
  不是你加的我吗/?
 
  我机灵的打了几个字:随便加的呢!
 
  喔,那你应该不认识了,我可不是什么名人。
 
  未必,你说一下呗。
 
  时间慢慢的流逝着。许久,窗口才有了振动,我是舒城,你呢?
 
  我长呼了一口气,还以为自己被发现了呢!终于来了回复,可回复来了又怎么办,我该告诉他吗?
 
  最终,我打上自己的名字,发了过去。想想,这时的心情会是怎样呢?有点羞涩,有点激动。
 
  很快,屏幕上出现了几个字,让我兴奋的一晚上睡不着觉。
 
  我认识你,隔壁班的吧!咱们学校播音员,你的文章还多次上校刊呢!
 
  我想到了那个趴在课桌上的身影,那个位居榜首的他,此时正在夸奖我,心中有一种莫名的成就感,满足又激动。
 
  青春是一枚徜徉在手掌的花,开在岁月裙裾的年华。青春期的我们总是容易心灵悸动,飘落在柔软的心房,如同美丽的花,绽放在心灵深处。
 
  我和舒城的教室在同一层楼,紧紧相靠着,两个教室的两边都有楼道。习惯了走教室旁边楼道的我,喜欢上了走另一的楼道,每每走过(1)的教室,我都会忍不住向里面瞟一眼,可能是青春期的某些悸动,才会导致我突如其来的变化。
 
  以后的每一天,舒城的头像都会亮着,那是一个用贝壳拼成的wait,周围还散发着淡淡的荧光,很漂亮。慢慢的,我们会谈理想,聊聊自己身边的人和事。有时候,会聊到凌晨,可眼睛却还乐此不疲的。
 
  网络中的舒城,是一个很深沉的人,很美好,让人感觉很舒服。
 
  偶然的一天,倪思告诉我说,舒城在和(1)班班长交往。
 
  我很吃惊,心中划过一丝失落感。
 
  怎么可能啊?
 
  怎么不可能,以前和他同班的时候,他就是这个样子。
 
  晚上放学回家,打开电脑,发现那个头像黯淡着,我翻阅着我们的聊天记录,他是一个多么美好的人啊,怎么会这样呢?我转念一想,这和我又有什么关系呢?我为什么迫不及待的想要问他呢——我自嘲着,不知所措。
 
  许久,那个头像才明晃晃的亮起来,像温暖的太阳光,暖的让人心寒。
 
  他发来消息,在吗?
 
  嗯。
 
  在干嘛呢?
 
  问你个事。
 
  嗯。
 
  你和你们班班长在——?
 
  在什么啊?
 
  你们不是在交往吗?
 
  没有啊,怎么会呢,她人挺好的,我们走的比较近而已。
 
  喔。可是别人都这样说。
 
  那你别相信他们,那都是无稽之谈。
 
  ——
 
  原来是无稽之谈!
 
  仿佛我们的关系又回到了以前,总有说不完的话,还有想不明白的事情。偶尔他会发来一个滑稽的表情,让人捧腹大笑。
 
  那段时间,我的作文又获了奖。
 
  他会给我道贺,送我一些祝福。或许就是因为这些祝福,满足了我的虚荣心。
 
  就这样,我喜欢上了网络,喜欢上了聊天,也品尝到了迫不及待的味道,舒城与我而言,是一种不言而喻的感情。
 
  然而,即使在网络上聊得热火朝天的我们,在现实生活中,却如同陌生人般陌生,我们不会见面打招呼,甚至不会微笑点头,只是这样,淡淡的。
 
  淡淡的,也好。
 
  如果相逢是一首歌,那么希望这首歌永远唱下去,一直到永远的永远。
 
  我的成绩一直不稳定,父亲找我商量,希望我转去姐姐所读的高中读书,一个离这里很远的地方。
 
  那天晚上,我一个人躲在屋里,一语不发。在家人眼里,我一直是一个听话懂事的女儿,我也明白,父亲是为了我好。可不知为什么,心中却泛滥着一种悲伤。
 
  在吗?舒城问。
 
  嗯。
 
  在干嘛呢?
 
  我突然想把转学的事情告诉他,那么,他会是什么反应呢?
 
  怀着一种小心翼翼的心理,我慢慢的打着键盘,我要转学了。
 
  然后是一片寂静,我也沉默了。
 
  许久,窗口才闪动着。
 
  喔,珍重啊。
 
  我在心里自嘲着,原来是珍重啊。
 
  这一天是期末考试结束的时候,期末考试的结束,也就意味着我在这个学校的结束。
 
  那晚,父亲说,我希望你早些去那边,熟悉熟悉环境。
 
  对于父亲的话,我只能是默许。
 
  默许意味着什么?可能是不舍,也可能是无奈——
 
  有些回忆,是不曾忘却的;有些难过,是不言而喻的。
 
  没有料到的是,父亲的“匆匆”竟是第二天上午,母亲早已为我收拾好了东西,亲戚们千叮咛万嘱咐,而那些话就像在我耳畔拂过,有随风飘去。
 
  坐在长途汽车上,无聊的把玩着手机,突然看到留言板上写着一首诗:
 
  遇见你是一场美丽的意外
 
  你的岁月悠悠
 
  我的时光情怀
 
  彼此的文字
 
  你来过
 
  又走了的遗憾
 
  写下满满的牵挂和思恋
 
  如你,我在
 
  很美的一首诗,我看到下面的名字:舒城——多么熟悉又陌生的名字,为什么陌生呢?
 
  突然心中一阵悸动,我想大声哭,原来,这个叫舒城的男生,已经深深的烙在我心底。
 
  慢慢的,在这个陌生的城市里,我逐渐学会了习惯。
 
  比如说,习惯了一个人去看温暖的夕阳,城市高大的建筑模糊混沌的轮廓恍如隔世般遥远,伸出的手心落满了毛糙的光晕,手指合住的,日光跳跃的午后喜欢坐公车斜穿过生长的城市,透过细纹窗帘落下来的斑驳日光勾勒出时光暖暖甜甜的样子,细碎明亮的暖落在脸上,喜欢明亮简单的东西,痴迷花架下荡起的秋千,一个人坐在秋千上写简单或忧伤美好的文字,偶尔看到一个穿着白色衣服的男生,心中便漾起了一丝忧伤,那个叫舒城的男孩,你还好吗?
 
  或许是因为高三学业重的原因,也有可能是身处异地,我与舒城的聊天逐渐减少,只是问问近况如何,然后,便没有了下文,再然后,就直接没有联系了。
 
  时光荏苒,如白驹过隙,在这里的半年时间里,我仿佛度过了一个世纪,又仿佛只是短暂的一天。有时候,想念父母,想念静瑶,想念倪思,还有---舒城,那种感觉,仿佛是一日三秋,度日如年。
 
  自从慢慢的上了高中,便喜欢上了安妮宝贝,童非非的文字,那些优美的语言中透露着些许忧伤,些许悲凉,然而,亦是那些文字,让我憧憬文字中的美好,多么希望有一个人陪伴在身边,适时给予肩膀,突然想到一句话:你若安好,便是晴天,想想徐志摩对林徽因的爱,那段康桥之恋,是多么让人刻骨铭心——
 
  终于,父亲来电话了,话中夹杂着沧桑。
 
  父亲说,高考要在户口所在地考试,他希望我回到以前的学校读书,早些回去,早些熟悉老师的复习计划。
 
  我同意了,话中带着一种欢喜和惬意。
 
  寒冷的冬日,人们呼出的白气,在空气中凝聚了又消散了。又是一场离别,没有聒噪的蝉声,也没有鹅毛般的大雪。坐在长途列车上,远处的山模糊了,这座城市快速的向后倒退着,我怀着愉悦的心情,望着窗外的景物,毫无留恋。
 
  朋友们,别来无恙!
 
  回到家中,已是深夜十一点左右,父母坐在客厅里等我,家里的暖气开得很足,早已旅途劳累的的我,听父母寒暄了几句,便卧在床上不省人事了。
 
  转眼间。已是大年三十,家里张灯结彩,亲戚朋友都前来吃团圆饭,一声声道贺,随着鞭炮声隐匿在云际。
 
  晚上,父亲问我读书情况怎么样,我说,还好。父亲长长的叹了一口气,又是一种沧桑,伴随着辛酸。父亲说,高三分了班,你既然选择的是理科,你就在(1)班读吧,哪个班不错,高三学习紧,你也要注意休息,后天就得上课了,你就先放松放松。我缄默的点了点头,父亲就转身离去。
 
  来到学校,四周充满了熟悉感,看到了好多以前的同学,突然间,我看见了一个熟悉的背影,走近一看,是静瑶。静瑶高兴的抱住了我,说,我还以为你不回来了,把我给忘了呢。
 
  怎么会呢?
 
  对了,静瑶,你在几班啊?
 
  我在(2)班,你也来(2)班吧,这个班不错喔,人才济济喔!
 
  我也想啊,只是我父亲已经安排我在(1)班了,反正(1)(2)隔得又不远,我会经常找你玩的。
 
  嗯啦。
 
  我们交谈了一会儿,便到了教室门口,只能依依不舍得作别。
 
  我深吸了一口气,推开教室门,教室里的人已经差不多来齐了,老师也已经在讲台上念叨着什么,我尴尬的低着头。
 
  老师说,这是新转来的同学,她一前也在这里读书,希望大家多多帮助她。
 
  然后,老师就让我自己选座位,突然有一只手在我面前挥动着,我仔细一看,是倪思,原来她也在这个班啊,心里骤然升起一股暖意。
 
  高三的环境漫游着紧张的气息,课桌上的书垒得越来越高,苍白的试卷印在同学们苍白的脸上,显得平静而无力。倪思也在奋疾读书,我们说话的机会少了很多。
 
  转眼间,一个月过去了,一个月的时间里,没有集体活动,也没有同学们的热血方刚,除了原来班级的一些同学,我竟都不认识。很多次,我都想问倪思关于舒城的情况,看到她刻苦努力的样子,我却不忍心打扰。
 
  很快的,迎来了一诊,成绩出来那天,我看到舒城的名字位居榜首,班级(1)班。我大吃一惊,同班一个月了,我竟然没有发现,心中又是一阵悸动,看到黑压压的人群,有莫名的松了一口气。
 
  来到班级里,我四处张寻着,习题像楼梯一样层层累计着,挡在课桌上,看不清人。
 
  我犹豫着,问自己到底需不需要找呢?思索了一会儿,想了想,找到了又如何早在我来到这个班级的时候,他就应该知道了,可是,他却未曾来找我,难道,他已经将我忘记了我吗?那既然这样,我找他又有什么意义呢?那我是不是自作多情呢?
 
  这样一想,就放弃了“寻找”的念头,只觉得,这样,淡淡地,挺好的。
 
  时间过得很快,快得让人来不及喘息,弄的人就像机器闹钟一样,随着地球运转,不停地运动着。
 
  慢慢的迎来了二诊、三诊,数不清的测试,然而,一直没变的是,舒城一直位居榜首,那个让我留有心悸的男孩,一直这样优秀着。骤然间,我发现,舒城与我而言,不再是悸动了,而是喜欢。
 
  5月下旬,老师郑重宣布的告诉我们,班级里有三个保送名额,分别保送到不同的城市,那是同学们一直向往的机会,这些学校,亦是他们梦寐以求的,只是与我,仿佛是若无其事,我甚至会猜想,舒城,他会在意吗?
 
  终于,老师宣布了报送名单,我与舒城列居其位,听到这个消息,我只是淡淡一笑,心里想着,多么好的机会啊,只是,为什么要在不同的城市呢?当舒城听到我的名字时,有没有想起什么呢?
 
  没有太多的祝福,同学们还是奋力学习着,同桌倪思,依旧紧张着,面对着洁白的试卷,我看到她锁紧眉头。
 
  我的学习成绩一直位于全班前三,再加上获得过许多作文奖,听到这次保送的结果时,我难免不会感到意外,高考变得仿佛只是一种形式,但是我却不能丝毫怠慢。如果高考分数没有达到所保送的学校的分数,也有可能会一场空的。
 
  很快的,高考,突如其来的,毫无征兆的,又仿佛是期待已久的,终于来临了,那个所谓的关系到人一生命运的考试,就在此时此刻诞生着。
 
  时间定格在试卷上,伴随着考场上滴滴嗒嗒的时钟声,考试终于结束了,所有的同学长长的吐了一口气,同学们将所有的试卷撕成碎片,向天花板扔去,好像是噩梦般的日子终于结束了。
 
  倪思紧紧的抱住我说:终于结束了。
 
  是啊,终于结束了。
 
  又想到了舒城,我心里想,重要的事情过去了,那么,你会想起我吗?
 
  偶然间,在整理摘抄笔记时,突然看到一句话:
 
  心中的某些悸动可能会变成一种幸福,也可能会让你失望一生。
 
  字中的意思我又何尝不明白呢?曾经阅读过的书籍中多多少少地出现过“喜欢就要说出来”的字眼,只是,舒城与我,有说出来的必要吗?
 
  高考后的第二天晚上是毕业晚会,那个没有压力让人放松的晚会,那个象征着高中结束的晚会,而我,也暗下决心,决定告诉舒城,告诉他,我喜欢他,我不想高中留有遗憾。
 
  晚上六点左右,我和倪思来到晚会所举行的地方,同学们陆陆续续的来了,然后,我看到了舒城,他依旧穿着白色体恤,一样的阳光,一样的微笑,他笑着走过来,对我说,季念晴,好久不见啊,你什么时候回来的啊?
 
  听到这句话,心里的某种东西仿佛被击垮了,我尴尬的笑了一下,原本准备好了的话却都说不出口了。
 
  这时,倪思笑着说,什么啊,念晴早就回来了,就在我们班读书,你居然不知道。
 
  舒城也尴尬的笑了笑,就走了。
 
  心里感到很失落,有一种悲伤在心头蔓延,他还记得我啊,我应该高兴啊,只是,为什么同班半年了,他却不知道我的存在?是他太在乎学习了吗?还是什么?
 
  晚上大约7点多的时候,玩会出现了“高中的心里话”的活动环节,大家都很兴奋,每个人拿起了话筒,用语言或者是歌声来表达对大家或者是对自己喜欢的人的祝福,因为大家或多或少的认为,这一分别,再见的话就会很难了。
 
  整个环节中,有人为我唱了歌曲,也有人送给我满满的祝福。轮到我的时候,我笑着说,希望大家在未来的路上,珍重。
 
  只是珍重吗?我了解这次机会的重要性,可能真的以后就会各奔东西了,如果再不说出口,或许真的就没机会了。
 
  到舒城的时候,他说,希望大家各自保重。
 
  接着有人起哄,问,舒学霸你有没有喜欢的人呢?
 
  舒城不好意思地挠着头,有啊,只是,那都是高二的事情了,只是高三学习紧,也就没管其他的事了,都过去了,过去的事就不要提了。
 
  听到舒城的话,我感到很震惊,他说的是我吗?
 
  毕业晚会在不舍中结束了,我带着高中的情感,独自走在回家的道路上。凉风徐徐的袭来,我想到了最初:
 
  “我认识你,隔壁班的吧!咱们学校播音员,你的文章还多次上校刊呢”
 
  “那你别相信他们,那都是无稽之谈。”
 
  “喔,珍重啊。”
 
  “遇见你是一场美丽的意外
 
  你的岁月悠悠
 
  我的时光情怀
 
  彼此的文字
 
  你来过
 
  又走了的遗憾
 
  写下满满的牵挂和思恋
 
  如你,我在”
 
  ——
 
  高考结果出来那天,我如愿以偿地去了自己心仪的大学,舒城也一样。
 
  一个月的时间里,我与舒城没有任何联系。一个月之后,我踏上了去浙江的道路,而舒城,去了北京,此后,我们亦是没有任何联系。
 
  白落梅的《你若安好,便是晴天》写到:有的缘分只是南柯一梦,瞬间的消逝便成了萍踪过往,我想,我与舒城亦不过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