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忆心》上

作者: 青止 来源: 新概念作文网 2019-12-21 阅读
  
  所有的记忆沿着过往消散,他们告诉我,这叫失忆。是记忆消失了吗?我想。不,我的记忆还在,但心是没有了记忆的。
 
  心口。不瞒你说,存在个洞。摸上去却又好像一块疤,掉了褐色的痂,落下了白生的骨。
 
  我的酒窝挂着,梨涡浅笑,于是我听得声音在说话:“哎,没心了没心了。”眼睛跳在睫毛上,挂满水汽,“没心了,该怎么办呀?”耳朵挣脱了,转了圈圈,耷拉着,“呀,心丢了,可找不回来了。”唯有鼻子纹丝不动,毫无表情,“丢就丢了呗,没甚紧张的。”
 
  脚趾还被牵在脚上,却已松松垮垮。
 
  门开了。有人进来。
 
  “哎,漂亮的木偶。”男孩说。“朵朵,看她比你还好看呢。”
 
  “哪有,明明我好看。”朵朵站在一旁,眼皮很深的眼打量着我————坐在椅子上的一米六五的木偶。我勉强动了动唇,朵朵面色惊骇起来,指了我。“容纪,她,她在笑。”
 
  男孩走近,很长睫毛的眼睛看着我,半晌才开口,“朵朵,你看错了。木偶是不会笑的。我们走吧,等会儿姑妈找到我们偷进这里会生气的。”
 
  我看见门关了,只有我一个人。
 
  “阿纪,”她叫道。
 
  “蓄和姐姐,我带朵朵来拜见姑妈。”男孩讲道。我看到他面不改色地扯谎,“蓄和姐姐,我们刚来不久,那间屋子我们没去过。”然后蓄和走上楼梯,“母亲在上面等你们。”
 
  朵朵扯了扯哥哥的衣服,“为什么要撒谎啊?”
 
  “因为姑妈不许我们开那扇门,蓄和姐姐和姑妈要知道我们进去了会生气的。”
 
  朵朵很乖,转了转小眼睛,不想又想问什么。容纪点破她,“就我们俩现在,想说无妨。”朵朵张张唇,小声的说:“刚刚里面那个木偶比蓄和姐姐好看的多,不过我觉得她们有点相像。”
 
  “相像?”曾经有一个人也对他说了这句话,后来这个人在他的生活里失踪了,他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他忙捂住朵朵的小嘴巴,“以后可不许说了。”
 
  朵朵狐疑,只有乌溜溜的小眼转着,她没讲出声,只是把话咽回去。
 
  姑妈斜坐在沙发上,捻两颗葡萄,动作极尽优雅。“容纪,带朵朵坐会儿陪姑妈暄暄。”容纪牵着朵朵嫩白的小手照了办。
 
  “容纪呀,你们太久没来看我这个老太婆,都显生疏了。”语气平淡,细细品味,有看穿的语意。
 
  “姑妈年芳三七,必定不老,何来老太婆一说。倒是姑妈话里的哀怨,容纪听清了。那是我和朵朵的不对。”姑妈只觉这话带趣,轻笑起来,捻了葡萄往朵朵嘴里送。蓄和早是去忙自己的事了,屋里遮了窗帘,朵朵摸摸自己的脸,“也不会热呀,真是奇怪。”不过她没敢说出来,因为哥哥告诫她过姑妈家要慎言。
 
  蓄和走了进来,我怕吓了她,闭了眼。“清和,”我听见有泪落下的声音,“在这里真的好累,我想出去。可是你在他手里,你在我就走不了。”她絮絮叨叨的念了很多事,我一点也没感触,因为我没了心。楼梯传来人走动的声音,蓄和拭了泪走了开,我知道她会藏在那里。
 
  门又开了,我睁开眼,容纪,朵朵还有……姑妈如声。如声并了朵朵的手走了近。“朵朵可真让人喜欢,我也喜欢这个小孩。”我听见蓄和对我说,他们是听不见的,除了……
 
  “她好看吗?”如声问。朵朵仰着小脑袋,“好看。不过,她不是活的。”如声脸色顿变,松开了朵朵手。“之前姑妈有两个女儿,蓄和是一个。清和是另一个,可惜你们没见过,她可真是好看,比蓄和好看不知多少,可是她不见了,她被人偷走了。她才四岁,我画了她长大的样子,令人做了这个木偶,就当做是她,你们要记得你们还有一个姐姐,叫清和。”
 
  她说了很多,可是我听不见了。我看到容纪带着朵朵告退,然后她收起伤心的脸,对着那个地方说“出来。”蓄和出来,她捏住我下巴,我不能讲话。蓄和的眼蓄满水,她又低头了。“求你,别伤害她。”
 
  如声松了手,我跌回椅子上,“好啊,那就取你的心头血给我吧。”蓄和没有犹豫,她取了尖刀,刺向她的心头。空气里满满布着血的鲜气,她说,“求你,别伤害她。”
 
  “那么今天就放了你们。”她取走了蓄和的心头血。
 
  蓄和很痛,我听见她隐忍的声音,“清和,你安全了。”
 
  这个傻瓜!我们还在这里,何来安全一说?!
 
  我想抱抱她,可我动不了。临夜,蓄和被带走,我知道她又得被关了禁闭。脖子扭动起来,咯咯地笑;眼睛跑来跑去,环顾四周;鞋子脱下袜子,开始逃亡。
 
  没有人可以帮得了我们,蓄和,我们是逃不掉的。
 
  容纪一旁待着朵朵,朵朵伸了脖子,想看容纪做着什么。他看到有书曰:“去今两千岁,有女蓄和,为溪之神;其妹资容更甚,为花之仙,名曰清和。有巫儒深,可为男可为女,劫溪之神及花仙,今不知所踪。”朵朵小手揭了一页,“溪神管理溪河一带,花仙看世间各花。巫儒深心悦花仙,姻缘不成。劫其姐以挟妹。从此,世间各神不再现。”
 
  “又偷偷看,朵朵,看懂了没?”朵朵用小眼瞥哥哥看,小嘴闭得紧紧。容纪讲解,朵朵恍悟,“儒深,听的像是姑妈哎。”
 
  “是啊,很像。”容纪不说话了。朵朵分明地看见哥哥眼神的复杂。
 
  如声又来了,成了儒深的样子,他的手贴近我的脸,痴痴地看着我,“把你变做木偶,你定是恨极了我。你的心都不在了,却依旧不肯爱我。可是,我不知道该如何挽救。”
 
  声音终于有用了,“放她。”他知道她指的是谁。
 
  他极是惊讶,听了我的声音。“放她,你留下。”我的头点了点,“血……治。”
 
  他讶然,没想到我丢了心后,还记得刚发生不久的事。“好。”蓄和得了自由,我开心不起来,因为我没心呀。
 
  这栋小屋只剩下我和他。
 
  他抱了我坐上了餐桌的椅子,为我烹制了顿饭,他是知道我向来是吃花的。菜很丰富,有我喜欢的茉莉、玫瑰和蔷薇。花仙是闻花就饱的,而且花可以帮助花仙恢复神色。这点他是不知道的。
 
  他挨着我坐,我不能动。他说:“清和,陪着我吧。”我不出声。那一顿饭,安安静静地结束了。
 
  他抱了我去他房间,解了我的头发,细细的梳了。和衣而躺。那一夜很安静。
 
  他挨着我,讲起以往对我的喜欢。我闭了眼,发不出声来。
 
  这是个错误,我想。如果可以,我再也不会跳舞。
 
  儒深遇上我,是两千年前,我常怀着骄傲,因为我的舞姿和地位。花仙是花中美丽者、舞姿优美者能胜任的。恰是运好,赢了个花仙,至此逍遥快活,常常跳舞于溪涧给蓄和————溪神看。儒深误打误撞经过溪涧一眼爱上了我,我可不爱他。他三天两头的来,我三天两头的拒绝。他是巫。
 
  他劫了蓄和,而我成了他想要的模样————变成木偶,不会拒绝的样子。
 
  朵朵开了门,是蓄和。扼明来意,容纪给蓄和看了那段话,其实朵朵还漏看了一句,“有童容纪慕仙以久,其风度俊朗,与仙坠入爱河,如胶似漆,缺一婚耳。”
 
  蓄和笑了,“原来你还记得。”
 
  “不,我也没心了。我也不记得了。只是它还在提醒我是谁。”容纪指了指这本书《今谈》。“我想知道以前发生的事,烦告知。”
 
  那已经很久了。她说。你爱过清和。
 
  后来的断续,容纪已是听懂了。“为什么我的心也会失踪呢?”
 
  因为,你和清和把心拴在一起。一心离一心随。她说。
 
  可她成了木偶,这又是怎么回事呢?
 
  她拒绝了儒深。作为报复,儒深取走了她的心。她被变成了木偶,有时醒有时睡。儒深下咒过:除非她爱上他,咒方才能解;或是她死。心才可以回来,才可以变为仙子。
 
  儒深是巫,如何破巫咒。
 
  “四十七步”抑或杀了他,两者皆有风险。“四十七步”是仙破巫咒最佳办法,由神设梦,仙入梦四十七布内找到破梦的出口。若不然,必死无疑。
 
  破咒之后,她能恢复成仙子吗?
 
  能,不过她的心……
 
  但说无妨。
 
  在儒深的心里。
 
  那我去骗回来。
 
  不可。他从清和的心里看过你们的往昔。你的心也在他那里,被囚禁起来了。
 
  都不能找回她的心吗?!
 
  是的,除非清和爱他或死方可找回。
 
  花仙是可死而复生的吗?!容纪指了指《今谈》。其曰:“花仙,数花形体,其掌万花。若仙死,则可用六花使其凝形,其品行、容颜皆不变,独缺一心,毫无感觉耳。”
 
  若两者皆不行,试其方可行?!容纪问。
 
  蓄和点头。可行。
 
  他就是那个人,融季。儒深看着清和的心,他听见了蓄和和容纪的声音。
 
  所有的记忆沿着过往消散,他们告诉我,这叫失忆。是记忆消失了吗?我想。不,我的记忆还在,但心是没有了记忆的。
 
  心口。不瞒你说,存在个洞。摸上去却又好像一块疤,掉了褐色的痂,落下了白生的骨。
 
  我的酒窝挂着,梨涡浅笑,于是我听得声音在说话:“哎,没心了没心了。”眼睛跳在睫毛上,挂满水汽,“没心了,该怎么办呀?”耳朵挣脱了,转了圈圈,耷拉着,“呀,心丢了,可找不回来了。”唯有鼻子纹丝不动,毫无表情,“丢就丢了呗,没甚紧张的。”
 
  脚趾还被牵在脚上,却已松松垮垮。
 
  门开了。有人进来。
 
  “哎,漂亮的木偶。”男孩说。“朵朵,看她比你还好看呢。”
 
  “哪有,明明我好看。”朵朵站在一旁,眼皮很深的眼打量着我————坐在椅子上的一米六五的木偶。我勉强动了动唇,朵朵面色惊骇起来,指了我。“容纪,她,她在笑。”
 
  男孩走近,很长睫毛的眼睛看着我,半晌才开口,“朵朵,你看错了。木偶是不会笑的。我们走吧,等会儿姑妈找到我们偷进这里会生气的。”
 
  我看见门关了,只有我一个人。
 
  “阿纪,”她叫道。
 
  “蓄和姐姐,我带朵朵来拜见姑妈。”男孩讲道。我看到他面不改色地扯谎,“蓄和姐姐,我们刚来不久,那间屋子我们没去过。”然后蓄和走上楼梯,“母亲在上面等你们。”
 
  朵朵扯了扯哥哥的衣服,“为什么要撒谎啊?”
 
  “因为姑妈不许我们开那扇门,蓄和姐姐和姑妈要知道我们进去了会生气的。”
 
  朵朵很乖,转了转小眼睛,不想又想问什么。容纪点破她,“就我们俩现在,想说无妨。”朵朵张张唇,小声的说:“刚刚里面那个木偶比蓄和姐姐好看的多,不过我觉得她们有点相像。”
 
  “相像?”曾经有一个人也对他说了这句话,后来这个人在他的生活里失踪了,他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他忙捂住朵朵的小嘴巴,“以后可不许说了。”
 
  朵朵狐疑,只有乌溜溜的小眼转着,她没讲出声,只是把话咽回去。
 
  姑妈斜坐在沙发上,捻两颗葡萄,动作极尽优雅。“容纪,带朵朵坐会儿陪姑妈暄暄。”容纪牵着朵朵嫩白的小手照了办。
 
  “容纪呀,你们太久没来看我这个老太婆,都显生疏了。”语气平淡,细细品味,有看穿的语意。
 
  “姑妈年芳三七,必定不老,何来老太婆一说。倒是姑妈话里的哀怨,容纪听清了。那是我和朵朵的不对。”姑妈只觉这话带趣,轻笑起来,捻了葡萄往朵朵嘴里送。蓄和早是去忙自己的事了,屋里遮了窗帘,朵朵摸摸自己的脸,“也不会热呀,真是奇怪。”不过她没敢说出来,因为哥哥告诫她过姑妈家要慎言。
 
  蓄和走了进来,我怕吓了她,闭了眼。“清和,”我听见有泪落下的声音,“在这里真的好累,我想出去。可是你在他手里,你在我就走不了。”她絮絮叨叨的念了很多事,我一点也没感触,因为我没了心。楼梯传来人走动的声音,蓄和拭了泪走了开,我知道她会藏在那里。
 
  门又开了,我睁开眼,容纪,朵朵还有……姑妈如声。如声并了朵朵的手走了近。“朵朵可真让人喜欢,我也喜欢这个小孩。”我听见蓄和对我说,他们是听不见的,除了……
 
  “她好看吗?”如声问。朵朵仰着小脑袋,“好看。不过,她不是活的。”如声脸色顿变,松开了朵朵手。“之前姑妈有两个女儿,蓄和是一个。清和是另一个,可惜你们没见过,她可真是好看,比蓄和好看不知多少,可是她不见了,她被人偷走了。她才四岁,我画了她长大的样子,令人做了这个木偶,就当做是她,你们要记得你们还有一个姐姐,叫清和。”
 
  她说了很多,可是我听不见了。我看到容纪带着朵朵告退,然后她收起伤心的脸,对着那个地方说“出来。”蓄和出来,她捏住我下巴,我不能讲话。蓄和的眼蓄满水,她又低头了。“求你,别伤害她。”
 
  如声松了手,我跌回椅子上,“好啊,那就取你的心头血给我吧。”蓄和没有犹豫,她取了尖刀,刺向她的心头。空气里满满布着血的鲜气,她说,“求你,别伤害她。”
 
  “那么今天就放了你们。”她取走了蓄和的心头血。
 
  蓄和很痛,我听见她隐忍的声音,“清和,你安全了。”
 
  这个傻瓜!我们还在这里,何来安全一说?!
 
  我想抱抱她,可我动不了。临夜,蓄和被带走,我知道她又得被关了禁闭。脖子扭动起来,咯咯地笑;眼睛跑来跑去,环顾四周;鞋子脱下袜子,开始逃亡。
 
  没有人可以帮得了我们,蓄和,我们是逃不掉的。
 
  容纪一旁待着朵朵,朵朵伸了脖子,想看容纪做着什么。他看到有书曰:“去今两千岁,有女蓄和,为溪之神;其妹资容更甚,为花之仙,名曰清和。有巫儒深,可为男可为女,劫溪之神及花仙,今不知所踪。”朵朵小手揭了一页,“溪神管理溪河一带,花仙看世间各花。巫儒深心悦花仙,姻缘不成。劫其姐以挟妹。从此,世间各神不再现。”
 
  “又偷偷看,朵朵,看懂了没?”朵朵用小眼瞥哥哥看,小嘴闭得紧紧。容纪讲解,朵朵恍悟,“儒深,听的像是姑妈哎。”
 
  “是啊,很像。”容纪不说话了。朵朵分明地看见哥哥眼神的复杂。
 
  如声又来了,成了儒深的样子,他的手贴近我的脸,痴痴地看着我,“把你变做木偶,你定是恨极了我。你的心都不在了,却依旧不肯爱我。可是,我不知道该如何挽救。”
 
  声音终于有用了,“放她。”他知道她指的是谁。
 
  他极是惊讶,听了我的声音。“放她,你留下。”我的头点了点,“血……治。”
 
  他讶然,没想到我丢了心后,还记得刚发生不久的事。“好。”蓄和得了自由,我开心不起来,因为我没心呀。
 
  这栋小屋只剩下我和他。
 
  他抱了我坐上了餐桌的椅子,为我烹制了顿饭,他是知道我向来是吃花的。菜很丰富,有我喜欢的茉莉、玫瑰和蔷薇。花仙是闻花就饱的,而且花可以帮助花仙恢复神色。这点他是不知道的。
 
  他挨着我坐,我不能动。他说:“清和,陪着我吧。”我不出声。那一顿饭,安安静静地结束了。
 
  他抱了我去他房间,解了我的头发,细细的梳了。和衣而躺。那一夜很安静。
 
  他挨着我,讲起以往对我的喜欢。我闭了眼,发不出声来。
 
  这是个错误,我想。如果可以,我再也不会跳舞。
 
  儒深遇上我,是两千年前,我常怀着骄傲,因为我的舞姿和地位。花仙是花中美丽者、舞姿优美者能胜任的。恰是运好,赢了个花仙,至此逍遥快活,常常跳舞于溪涧给蓄和————溪神看。儒深误打误撞经过溪涧一眼爱上了我,我可不爱他。他三天两头的来,我三天两头的拒绝。他是巫。
 
  他劫了蓄和,而我成了他想要的模样————变成木偶,不会拒绝的样子。
 
  朵朵开了门,是蓄和。扼明来意,容纪给蓄和看了那段话,其实朵朵还漏看了一句,“有童容纪慕仙以久,其风度俊朗,与仙坠入爱河,如胶似漆,缺一婚耳。”
 
  蓄和笑了,“原来你还记得。”
 
  “不,我也没心了。我也不记得了。只是它还在提醒我是谁。”容纪指了指这本书《今谈》。“我想知道以前发生的事,烦告知。”
 
  那已经很久了。她说。你爱过清和。
 
  后来的断续,容纪已是听懂了。“为什么我的心也会失踪呢?”
 
  因为,你和清和把心拴在一起。一心离一心随。她说。
 
  可她成了木偶,这又是怎么回事呢?
 
  她拒绝了儒深。作为报复,儒深取走了她的心。她被变成了木偶,有时醒有时睡。儒深下咒过:除非她爱上他,咒方才能解;或是她死。心才可以回来,才可以变为仙子。
 
  儒深是巫,如何破巫咒。
 
  “四十七步”抑或杀了他,两者皆有风险。“四十七步”是仙破巫咒最佳办法,由神设梦,仙入梦四十七布内找到破梦的出口。若不然,必死无疑。
 
  破咒之后,她能恢复成仙子吗?
 
  能,不过她的心……
 
  但说无妨。
 
  在儒深的心里。
 
  那我去骗回来。
 
  不可。他从清和的心里看过你们的往昔。你的心也在他那里,被囚禁起来了。
 
  都不能找回她的心吗?!
 
  是的,除非清和爱他或死方可找回。
 
  花仙是可死而复生的吗?!容纪指了指《今谈》。其曰:“花仙,数花形体,其掌万花。若仙死,则可用六花使其凝形,其品行、容颜皆不变,独缺一心,毫无感觉耳。”
 
  若两者皆不行,试其方可行?!容纪问。
 
  蓄和点头。可行。
 
  他就是那个人,融季。儒深看着清和的心,他听见了蓄和和容纪的声音。
 
  这就是儒深可怕之处。制心以用,窃远声谋。
 
  “四十七步”可是巫的秘门招数。这可真是个笑话。他轻笑,又看了眼我。我看得见也听的着。因为恢复了些许清知。
 
  清和。他转向我。我不动,我是故意的。
 
  他俯下些许身子。对着我。
 
  你逃不开我的。
 
  这句话是魔咒。他说,你逃不开我的。他又说你得陪我过一辈子,从此我不再是巫,你也不再是仙。
 
  他偷了我的心,心是没什么用的。可我知道他要干什么,他想让我的心忘了一切,然后只容的下他一个人。
 
  仙的心是很大的。他没有办法让我的心忘了一切,忘了融季。所以他找到了容纪,取代了如声,如声已经消失了,只有一个假的如声。
 
  我是知道的,“四十七步”。儒深应是不知道,我曾对融季讲过此秘术,因儒深追的紧,我怕融季遇儒深而不遭不测。融季是知道,容纪……应该不记得。
 
  幸亏儒深之前给我恢复的花,我获得了足够的营养。我和蓄和可以用万花和溪流讲话,我对万花讲话,蓄和的溪流也会告知她。自然,她对溪流讲的话,我的花朵会告诉我。不用经过心。
 
  我告诉我的花朵,容纪刺破他的心头,取第一滴心头血,可以找回他的心和过往。我还告诉花朵儒深听得见他们的声音,小心为妙。
 
  蓄和的溪流汹涌起来,她知道我想告诉她。容纪取走了心头血,心从儒深那里飞了过来,我看见了他的心,干净的只有我一个人。所幸儒深去为我购寻鲜花,我取了花拟捏成融季的心,记忆就定格在一刻————相爱的一刻。儒深是看不出来的,毕竟我是仙。我的心挣扎了几下,稍后安停下来。
 
  做完了全部,我没有了力气,又变成了木偶的呆滞样子。
 
  花朵慢慢的枯萎,这是我开始死亡的征兆。
 
  儒深推开门,我盯着他忽变的脸色,一动不动。他扑向我声音颤抖,“清和,清和。”
 
  我一动不动。
 
  他慌了,大滴的泪径直落在我眼睛里。他不住地唤我,他取出一个囚笼,里面装着我的心,他说,“归还你的心,无论你爱不爱我,只要你好。”
 
  太迟了,放开囚笼的时候,鲜花已经彻底枯萎了,我变成了连池里荷花的模样,莲房没了,花瓣染上枯败。心飞不进去,围着我打转,这是我爱融季的最好方式。他的心已经回去了,可以变回它原来的样子,我爱的少年郎融季,我合上我的花瓣,然后,接受死亡。
 
  儒深怀抱着死亡的我,他深信我未离去。他讲的话,我完全听不到了。我坠入黑暗,有一个怀抱拥着我,我听见他说,是我,融季。
 
  我很安心的靠着,闻着他身上干净的温和的味道。
 
  这是我的小童子。喜欢玩水的小童子。
 
  我的心围着我打转,然后破碎了,一片一片的回忆。儒深摸着它们,眼睛泛起洪水。我终是离开他了,在我的小童的怀里,他说:“我一定会让你恢复形态的。清和。”
 
  我看了看自己,一片空白。“融季,要知道这样子的我,会忘记你的。”
 
  “会想起的,别怕,大不了再爱一次。”我好像闻到风里带着水雾,我知道是融季的泪。小风童哭的时候,风里有雨。我很轻盈地陷入了一个直达万里的梦。记忆在提醒我,融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