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忆心》中

作者: 青止 来源: 新概念作文网 2019-12-21 阅读
  
  融季也是仙,不过他有专称“风童”。他很单纯,每每被扬际藏起来,晒干路上行人。他会偷偷哭一场,此后便落了雨。扬际对着他咬牙切齿,“你又把我的太阳吓跑了。”他挠头再说“下次不敢了”。但每每言不行,扬际直接把他丢在我的荷花池里,美名其曰“哭死他”。吾未成形,他见了淤泥包裹的我,柔水洗净,然后惊呼,“哇,好香的藕,定是好吃极了。”我欲哭无泪,幸亏扬际一巴掌拍了过去,对着这傻小子凶到:“花仙你也敢吃,真是。就想着吃,口水都流到河里去了,要是她被你吃了,你就等着我来收拾你。”他气冲冲地甩袖子离去,只剩融季眨巴眨巴小眼,“就一段藕嘛,那不能吃了。”扬际耳尖,抓了融季的衣领丢到太阳上去。融季肆无忌惮的哭,雨就肆无忌惮的流,把太阳给浇透了,我的荷花池里泛起洪涝。
 
  融季还是偷偷从太阳上跑下来,在荷花池里兜水,自由乐哉!但他还是会给我洗净淤泥,我分明地从他的眼神里看出“吃掉它,吃掉它。”我生怕哪个不小心就喂融季的臭肚子了。
 
  战战兢兢地过了一月有余,我化作人形,做了个花仙。花仙是我做那荷花时随风舞蹈得来的。我有了名字,清和,是姐姐蓄和起的。那一日,融季未按时来兜水,我取了段莲藕,有滋有味的嚼了起来,边嚼边哼曲。融季是差一副好嗓子的,也不知道谁给他的勇气,天天在荷花池里边兜水边唱歌,使得我每日惊心胆战怕他兴起吃了我。
 
  正享乐的时候,融季瞅着我,然后瞅了瞅我的手边,花容失色。“你,你,吃了它?”
 
  “是啊,吃了。怎么了?”我又咬了一口,故意“咯吱”嚼响。
 
  “吐出来,吐出来。”融季急得干跺脚,我吐了出来,他哭了。“我每天给她洗干净,自己一口没吃,你却吃了。哇,不活了。”他又哭了。
 
  我笑了,这小子果然是想吃我。雨越落越大,落在身上怪冷的。我对着他,变回原形,他马上不哭了。为了安慰他,我掰了一段莲藕给他。他眼睛有些肿肿的,不大放心的问着我,“可以吃吗?”我点头。
 
  然后看到,眨眼间莲藕就没了,融季砸砸嘴,指了指,“它们可以吃吗?”他指的是我荷花池里的其他莲藕。我摇头。他的小眼黯淡了光。
 
  “这个可以吃。”我扯了个莲蓬,结了白嫩嫩的莲子,芯是苦的。融季吃的小脸皱起来却不肯吐出,我给他冲了粉羹,他的眼里装满了开心。“告诉你个秘密,太阳神扬际是个暴力主义者,他老欺负我,老拎着我去太阳上。他可凶了……”他抱怨了一堆,我早是看见扬际站在他身后。
 
  “那他来,我帮你一起打他?”我用眼睛偷偷瞥了扬际,他纹丝不动,我知道他想出手了。
 
  “别。你这么个小姑娘,伤到就不好了。要他来,你就赶紧跑,越远越好。”
 
  “你呢?!”我很是讶然。
 
  “没事,我粗皮厚肉的,我不怕打。再说,被打惯了。”融季咬了口嫩莲子,白净的腮帮子上沾着藕的清香。
 
  “扬际,听到了没?!以后可别再欺负他了。”扬际一言不发。他坐了下来,融季递了一段藕,扬际抬头,“你咬过,不吃。”我又取了一段,扬际津津有味地嚼起来。眼神里有沉思。
 
  他告诉我说,“他是个小孩,得严巴巴地对他。他是有任务在身的。”他没有说的很明确,但我已经听懂了。在我还是荷花的时候,扬际对我常说一句话。“融季,为风之童子。实为天之骄子,有言曰一女子清和与天之骄子遇且爱。将失其心而遗其记忆,清和为仙,存于六界。距今出世已有百年。那么吾望你不与融季相见。”
 
  我们都很沉默。空气里很安静。扬际离去,留下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我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可是我已经开始坠入,他的单纯,他的可爱和他的俊朗使我动了心。我的莲房结了青涩的莲子,告诉我我开始动了心了。
 
  可是我不能。于是我开始躲藏。在蓄和那里假装欢乐。他寻我,每株每株的荷花寻过去,又带了哭腔的唤我。我是听得到的,莲子膨胀,我就开始难过,蓄和看穿了我的不快乐,她拉了我听融季情深的爱意,“爱是没有什么的,想爱便爱,要是顾忌就失去了。”她告诉我,她也在告诉自己。
 
  她送了我回荷花池,只几日光景,他便瘦削了身形,干净的眼显得疲惫,“融季。
 
  ,”我轻轻唤他。他抬起眼来,又开始泛起雾气。
 
  “我以为你被吃掉了,哇。”越说越是伤心,小脸皱了起来,似极了苦闷的瓜。他眼神小心翼翼:“我想抱你。”我同意了,他宽大的衣服包裹了我,雨开始下起来,我闻到他身上清冽的味道,感到心安。然后我就感到有东西重重地砸在嘴唇上,是融季。他很认真的告诉我,“喜欢你。”
 
  莲房开出花来,我知道我逃不过了。那么这次,我要为自己,也为融季自私一次,仅一次。
 
  他燃起篝火,火光映亮他略显疲惫的俊朗,我对他浅笑,然后踮起脚步旋转出花瓣的轮廓。他从未见过一个女子可以将舞跳的那么好看。他看呆了。
 
  尔后,他说了句令我大跌眼镜的话,他说,“因为你是花,所以会跳舞。那么我是风,怎么不会跳了?”他说罢就转了一圈,好笑的是即跌随在地,“真是奇怪。”他又试了一次,这次他重心过于不稳,跌进了冰冰凉凉的荷花池里,我看见他美人出浴的湿漉样子,篝火也未能将他的湿气驱散,于是他抬头仰天,“扬际,扬际,死扬际,臭扬际,快出来。”
 
  他将扬际唤了出来,他烘干水汽而后一脚绊着。很为不幸,扬际也入了水,做了个落汤阳。
 
  透着水浪,我也看见扬际黑脸的样子,不过没关系,我会保护融季的。融季,这个高高而瘦瘦的男孩子,眼神温和,勾起的小酒窝甚可爱。我使了个诀,一树桃子从融季脑袋上摔了下来,“呀,清和,桃子!”他很是高兴,俯身拾了两枚,将较红润的给了我。我知晓他的意思,没有扭捏的接了过,他的牙露出白净的色彩。
 
  我的荷花告诉我,扬际落了泪!这可真令我惊讶,扬际怎么会落了泪呢?!不待多久,他上了岸,顺手抢走融季咬了几口的桃,融季眼睛里湿漉漉的,看起来委屈极了。“这是我的桃子!”
 
  “现在看来,它已经是我的了。”
 
  “我咬过!”
 
  “它还有一面你没咬过!”扬际头也不回,招了招有桃子的那只手。
 
  我也只咬了几口,塞在融季温暖的手上,他捧着,小心翼翼。用了皓洁的牙轻轻咬着,眸子里亮亮的。他吃的很认真,很仔细,吃了很久,却像是品尝了半辈子。我知道,他在品尝失而复得的甜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