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中的复仇者—官府密室杀人事件

作者: 双子快斗 来源: 新概念作文网 2020-01-04 阅读
  
  一楔子
 
  深夜。大雨。温府。
 
  一个白色的身影迅速闪过一栋小楼,窗户忽地打开,温法曹探出头来,大喊一声:“谁?”语声伴着滂沱大雨,赫然衬出这座小楼的牌匾,上面题刻着—南华居!
 
  温法曹探望半天,不见人,立刻大叫:“到底是谁?来人啊!有刺客!”雨声太大,很快淹没了他的喊声。
 
  一个声音冷冷地从远及近传来:“不用了!我现身了!”
 
  只见又是飘渺一袭白影,从树上轻飘飘飞了下来。他头戴毡帽,身披蓑衣,脸上蒙着布,看不出是何人。这本是江湖人士最寻常的打扮,只是,这个人的装扮,全部是白色的!
 
  黑漆漆的雨夜,白衣白帽白布,难免令人恐惧。
 
  温法曹震惊之下,断断续续道:“你是,谁?”
 
  那个神秘白衣人,缓缓上前,忽然一个疾步转身,从背上拿下一把弓(居然也是白色的!)弹出了三点雨滴,彷佛雨滴也成了白色,砰砰砰,弹到了温法曹脸上,温法曹大喊救命,还来不及闪避,白衣神秘人又搭上三支白箭,嗖嗖嗖射向了温法曹,然后走向了雨中。
 
  三支箭在雨中熠熠生辉,上面刻着:雨中的复仇者—双子神箭。
 
  二案件篇
 
  大雨滂沱的第二天早上,空气特别清新,阳光特别明媚,彷佛昨夜的一场雨,已洗净了人世间的铅尘与罪恶。
 
  一个书生打扮的少年带着一个小书童正在敲温府的大门,过了半天,才听见有人骂骂咧咧地打开了门,开门的人是温府的管家黄胜,一脸横肉,凶神恶煞,他凶狠地大叫:“大清早的敲什么敲!你是什么人啊!”
 
  这位书生彬彬有礼地回答:“在下林辰翔,本地人士,家住偏僻乡里,一早入城办事,不慎弄丢了银两,想来贵府讨碗水喝。”黄管家睁圆丑陋的牛眼睛,骂道:“你哪家不好去,居然敢来温府讨水喝!滚出去!”
 
  书生旁边那位书童笑嘻嘻说到:“早听闻温大人无恶不作,背地里搞鬼弄走了一心为民的苏东坡苏大人,现在惠州百姓大都醒悟啦!不会上你们老爷当了!连碗水都舍不得,比起苏大人,九重天的距离啊!”
 
  黄管家气呼呼地大叫:“哪来的狗刁民!如此大胆!在我温府胡说八道!来人!给我抓起来!”
 
  林辰翔正让他的书童凤鸳闭嘴,只见温府立马走出两个彪形大汉,一下子押下了林辰翔和凤鸳,黄管家奸笑道:“跟我去见老爷吧!放心,我可以给你们指一条活路,只要你们大骂苏轼,我家老爷一定会高兴地放了你们。”
 
  林辰翔笑而不语,和书童凤鸳被押着带了进来,正走在大门口的青石板上,林辰翔不经意瞟了一下右面,看见一个丫鬟正抱着一捆柴走进类似庖屋的地方,好像还在滴水,林辰翔心下略微奇怪,也未多想。
 
  不一会,一个穿着华丽的贵妇人走了过来,林辰翔猜测应是温夫人了,温夫人后面跟着两个丫鬟,两个小厮,黄管家对温夫人说明了情况。温夫人皱了皱眉:“昨晚老爷去了南华居,一夜没有回卧房,我正有点奇怪,也罢,现在我就带你们和这两个胆大包天的人去见见老爷吧!”
 
  一行人跟着温夫人走向了南华居。这里面林辰翔正在飞速地思考:奇怪!这个南华居好像离卧房和大厅都非常遥远,走了半天也没到。难道那是温法曹从事不法行为的据点?
 
  大约一个时辰才到那个南华居,林辰翔定睛一看,只见原来这座南华居是一所独门的高架小楼,大门口有几层石阶,门窗紧闭。
 
  温夫人走到门口,说:“老爷,黄管家抓了两个苏轼的死党给你过问,你出来看看吧!”黄管家也立马拍马屁道:“对啊,老爷,你对人和气,为人慈善,这两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鬼居然造谣生事,我黄某人都看不下去了!”
 
  无人应答。良久,温夫人又催了一遍,并用手推了推门,却从里面锁住了。忽然林辰翔觉得不对劲,大喊:“温夫人,不对劲!让人撞开!”温夫人大吃一惊,也来不及考虑其他,就让小厮小赵小范一起撞开房门。
 
  只见小范跑出来结结巴巴地说道:“不好了!老爷被杀了!”大家闯进来一围观,看见小赵瘫坐在地上,旁边就是温法曹的尸体,被箭穿过的尸体。温夫人和丫鬟们都尖声大叫起来。叫声冲破了云霄。
 
  大家手忙脚乱,不知所措。温夫人想要去扶起死去的温法曹,只见林辰翔挣开了束缚,并放开了凤鸳,急忙拦住众人,大喊:“大家不准靠近!不得破坏凶案现场!凤鸳,你去报案,快去快回!”凤鸳答应了一声,就跑了出去。
 
  温夫人颤颤巍巍地问:“你,你到底是谁?”林辰翔淡定地反问:“最近上任太守姓什么?”黄管家接嘴道:“姓林啊!林太守。你也姓林,莫非你就是……”林辰翔嘴角斜了一下:“不错,林太守正是家父!”
 
  三问题篇
 
  林太守带着吕师爷和包捕头、仵作等赶到了温府的南华居。他一见到林辰翔,就惊呼:“你,你怎么和凤鸳一样?真是胡闹!”林辰翔淡定地看着现场,撩了撩头发,头也不回:“爹,赶快让仵作验尸吧!”
 
  林太守赶忙令仵作验尸,温夫人哭到:“林大人,我家老爷死得不明不白,你一定要为他查明冤情啊!”林太守连忙点头,心下也觉得纳闷。
 
  林辰翔四处环顾检查,大门是从内锁上的,屋内没有任何其他通道,正想转头去看窗户,只听得小赵说一声:“奇怪!窗户也是关的紧紧的,从里面锁上的啊!”林辰翔走到窗户旁,果然门闩从内关上,好像还闻到一股奇怪的味道,林辰翔再定睛观察窗户,这是上下两格的活动窗,从上格或下格都可以打开,中间一个门闩从上而下插上,就可以关闭了。窗户是油纸窗,难怪有味道了。林辰翔仔细看了看,问道:“温法曹喜欢用油纸糊窗吗?”温夫人说到:“是的,老爷说油纸可以防雨水,就一直用那个糊窗。”
 
  这时林辰翔观察到小赵把手揣在袖里,不住发抖,就问他冷吗。小赵结结巴巴答道:“没有,只是吓到了。”
 
  不一会,仵作对林太守报告:“死者是因为弓箭插入心脏导致的失血性休克,根据尸体已经僵硬且已形成尸斑,推测估计死亡已有三个时辰以上,估计遇害时间是昨夜子时。”
 
  这时温夫人后面的丫鬟欣雨对另一个丫鬟说到:“子时!素染,昨晚子时三刻,你不是去给老爷送过参汤吗?”大家惊讶地回头看着那个叫素染的丫鬟,她惊慌地回答:“我送汤的时候什么也没发现啊!老爷好端端在书房看书嘛!”
 
  林辰翔又观察了一下死去的温法曹,只见他身上插入了一支箭,身边还有两支箭和散落一地的纸。林辰翔先捡起那些纸看,原来都是些房契田契和下人的卖身契。这时只见小范突然走过来,捡起地上的两支箭说到:“奇怪!这两支箭没有箭头啊!”大家大吃一惊,果然!地上的两支箭箭头是木制的而且很平,根本不会致命。那为什么会插入温法曹的身体里?
 
  仵作缓缓说道:“地上两支箭是没有箭头,但插入温法曹心脏的箭是有箭头的,我刚才早就发现了。”
 
  小范又看了看箭,说:“这三支箭身上都有字啊!”温夫人喝道:“小范,你今天怎么这么多话?”林太守抢过来一看,脸色巨变:“雨中的复仇者—双子神箭!原来这个双子神箭就是凶手!”
 
  大家都很震惊,不知道这个双子神箭是何方神圣。温夫人突然叫道:“也许是苏轼派来的杀手!他和我老爷一向不和!请林太守赶快逮捕他!”
 
  林太守初来惠州一二月时,和温法曹确实狼狈为奸,鱼肉百姓,不过因为他公子林辰翔正义感很强,已慢慢让他反思己过了,所以这次断然说到:“东坡先生怎么会做这事!无凭无据,不要乱造谣。”吕师爷想了想说:“估计这个双子神箭应该是温法曹惹上的仇人,他先射出两支箭作为试探,最后一支箭再射死温法曹,而且神出鬼没,在温府来去自由都无人发现啊!”
 
  林辰翔嘴角斜了一下,笑道:“我推测凶手百分之九十不是双子神箭!因为,一,哪有凶手杀人还在凶器上刻上自己名字的?二,就算双子神箭是过于自负,不怕留下姓名,但前面两支箭都是无箭头的,第三支箭却有箭头,并射死了温法曹,这不合常理。三,刚才仵作自己也说温法曹是失血性休克,但你就没发现温法曹如今的遗体上的血迹非常之少吗?!血流到哪里去了?要么被处理了,要么是凶手采用了一种可以隐藏鲜血的杀人手法!四,双子神箭号称神箭,肯定是远距离一箭毙命,那么箭头力道较大,即使不会穿过身体,也会插入很深。但温法曹身上的箭绝大半截都在外面,插入的只是小半截啊!五,最最关键的是,温法曹住的这个地方,这个南华居,这个凶案现场,可是彻头彻尾的一个密室啊!”
 
  四线索篇
 
  经林辰翔点明南华居是密室以后,大家才明白原来这是一宗“不可能”犯罪。可是,再完美的犯罪,都需要不完美的手法支撑,线索与证据也就这样产生了。
 
  林辰翔央求林太守先带温法曹遗体回府衙作进一步分析调查,自己留在温府继续寻找线索,林太守拗不过他,只有带着吕师爷和仵作回去了,不过他留下了包捕头协助办案。林辰翔再让凤鸳去一个地方帮忙查点事情。
 
  温府众人都回去做自己的事。温夫人大受打击,回到自己房间休息。丫鬟素染,欣雨在照顾她。
 
  林辰翔和包捕头继续在南华居寻找线索。包捕头是个有正义感且粗枝大叶的人,他握着拳头:“我知道谁是凶手了!天下最毒妇人心!”林辰翔回头叫到:“你说什么!再说一遍!”包捕头挠了挠头,笑道:“不好意思,我一时情急。我猜,凶手肯定是温夫人!”林辰翔淡然一笑:“为什么?”
 
  包捕头的推理:“一,设计这个密室肯定是对这个家比较了解,所以是主人家的可能性比较大。二,凶案现场没有任何打斗痕迹,所以是熟人甚至是最亲近的人可能性比较大。三,温夫人言行可疑。她有过插话,打断过小范的关键信息。且多次误导我们的判断,嫁祸双子神箭,让我们怀疑苏东坡先生,还唆使她丫鬟欣雨误导我们怀疑另一个丫鬟素染。四,就是我常说的,越是不可能的人越可能是凶手!”
 
  林辰翔听到最后一句,哑然失笑:“除了前两点凑合,后面两条嘛,我觉得你这个包捕头可以叫包大头了!温夫人只是一个愚蠢的女人,她最不可能是凶手,因为最关键的一点……”
 
  他低下头去,缓缓说道:“这个时代的女人,离开了丈夫,如何生存?而且丈夫还是一个没有子女和小妾的官员。”
 
  包捕头有点懊恼地看着他,低头说到:“对不起,少,少爷。”
 
  林辰翔表示没关系,这时南华居的门打开了,是小范进来了。他笑嘻嘻地说:“林公子和包捕头需要帮忙吗?我可以协助你们。”林辰翔看了看他,笑到:“好啊!麻烦你通知一下大家,我待会和包捕头会一个个问话,请他们不要离开。同时,包括你!”
 
  小范笑着答应了,就出去了。
 
  以下是每个人的谈话记录:
 
  温夫人:哦,林公子是问那栋南华居吧?那是我老爷在温府后院单独盖的一座小楼,用来收藏一些古董,同时也装着老爷的房产田契还有账本和下人的卖身契,平时一般都是老爷自己在里面办事,我和丫鬟偶尔会去给老爷送点心或宵夜。
 
  黄管家:我有没有强买人口和虐待下人?哎呀!都是老爷吩咐的啊,不关我的事啊!
 
  小赵:我们下人之间感情很好。老爷和夫人,还有黄管家……也待我们极好。哦?林公子问我还冷不冷?多谢林公子关心,现在不冷了。
 
  小范:林公子问我为什么今天早上去南华居的路上离开了一会?那是我上茅房啦!为什么我会第一时间发现地上的两支弓箭没有箭头?哦,双子神箭根本不会杀人,哪来的箭头呢?!我脸上有味道?哈哈!也许是今早上忙的还没有洗脸吧!
 
  欣雨:我和素染住在同一所房间。昨晚上素染的确是去给老爷送参汤了。她什么时候回来我就不知道了,我都睡着了。
 
  素染:昨晚子时,我给老爷送参汤时,老爷没有任何异状,他正在读书。后面我走了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而且昨晚雨好大,也听不见什么声音啊!
 
  林辰翔在包捕头耳边低语,让他去几个地方找证物,再约出了小赵小范,单独在后花园见面。
 
  他嘴角上扬,微微一笑:“一切都是显而易见的,不是吗?我知道凶手是谁了!”
 
  五推理篇
 
  派出去办事的凤鸳和包捕头都回来了,在林辰翔耳边低语,林辰翔点点头,让他们离开了。等到小赵小范来到了后花园,林辰翔迷之微笑:“知道为什么我找你们来吗?因为,凶手就是……”他伸出手指指出去,疾步飞驰,一下子点住了小赵的昏睡穴,小赵瘫坐下来,倒头便睡。
 
  第一重推理
 
  小范看呆了:“原来林公子会武功!可是为什么点住小赵的穴道呢?难道他是凶手吗?”
 
  林辰翔笑了笑说:“不是。因为有些话,我必须和你单独谈。”小范赌气说:“林公子的意思,凶手是我吧?!”林辰翔摇了摇头:“你,也不是!凶手是……丫鬟素染!”
 
  小范并不怎么惊讶,淡定地说:“愿听理由。”
 
  林辰翔的推理:“最早让我怀疑素染的是她的谎言!一,她口口声声说送参汤来时,老爷正在看书,可是,无论是我的观察还是温夫人的证词,南华居根本一本书都没有!二,我发现凶案现场少了三样至关重要的东西。第一就是作为证物的书,第二是伞!南华居单独在后院,温法曹来来往往非常多,而惠州多雨,昨夜更是大雨倾盆,居然没有一把伞,这是不合常理的。伞去哪里了?我识破了那个密室杀人的手法,所以再次锁定了她。那个密室是这样形成的:子时深夜,素染去了南华居,也许是送汤,她看到了被点住穴道的温法曹。温法曹的穴道估计是双子神箭用没有箭头的箭点住的吧!素染来时,双子神箭早就离开了。素染因为某种动机,就用屋内的油纸伞作为遮挡,然后捡起地上的一支箭,绑上一把小刀(题外话:刚才包捕头也从府衙仵作那里得知,温法曹身上箭抽了出来,箭头上正是绑了一把小刀),将箭通过油纸伞,用力插入温法曹的心脏!温法曹身上流血量不多,估计鲜血都溅在这把伞上。然后素染将大门紧闭,拆掉油纸伞上的油纸,拿着伞架来到窗户边。我仔细观察过那个窗户,上下格颜色深浅不一,下格窗户油纸比上格深许多。而且除了油纸味,还有另外一种味道。当时我闻到的味道正是浆糊味和血腥味!素染把窗户从里面锁上,然后打破了下格窗户的油纸,钻了出去,再在外面利用浆糊,将沾了血迹的油纸伞的油纸重新糊在窗户上,这样密室就形成了!我让包捕头拆了窗户下格的油纸,不出所料,里面糊了一层层鲜血淋漓的油纸!她当然也把伞架拿走了,到了天亮,她抱着那堆伞架去厨房,想作为柴木避人耳目。因为今天早上,我被你们黄管家带着去见温法曹时,我正好看到了她在厨房门口抱着类似柴火的东西,刚才我还让包捕头去了厨房拿到了证物,证明那正是伞架而且还沾有温法曹的血迹!”
 
  第二重推理
 
  小范拍着手说:“精彩精彩!不过你说你发现少了三样东西,还有一样呢?”林辰翔不答,蹲身在小赵身上口袋袖中摸索了一会,抽出一张揉皱的纸,给小范展开:“这正是缺少的第三样东西—素染的卖身契!我弄晕小赵也情非得已。他不会主动拿出来的,因为,他是帮凶,一直在包庇素染!”
 
  小范吃了一惊:“愿闻其详。”林辰翔缓缓说道:“他亲口说过你们下人之间感情非常好,他是不假思索的!可是,谈到温法曹或温夫人黄管家时,他的回答就犹犹豫豫,闪烁其词。当时,你和小赵一起推开南华居的大门,你们发现了温法曹的尸体,你在做什么?他又在干什么?”小范想了想说:“我马上跑出来告诉夫人和你们,他就……我想起来了,小赵一进去就瘫坐在地上!”
 
  “对!小赵一进去就发现了温法曹手中握着素染的卖身契!他大概也猜到了凶手就是素染,所以,才第一时间假装瘫坐下来藏起了这个决定性的证物!后来他找机会藏到了袖中,并在我观察窗户前就先开口说窗户是密封的,想让我不再察看,也许他当时也发现了窗户不太对劲。没想到我还是继续认真观察,他就装作发冷转移我的注意力。”
 
  “等等,你说过温法曹早就死了,怎么还会拿着素染的卖身契?”
 
  “素染是个女子,没有武功,她只是在温法曹被点住了穴道才有机会杀他的。再加上有伞作为遮挡,所以她插入温法曹心脏的箭比较浅,并没有让温法曹马上死去,温法曹临死就在散乱的卖身契中找到了她的,并暗示她就是凶手!至于动机吗?我让凤鸳去这几个下人家查证了一下。两年前苏东坡先生在惠州大力改革,一心为民,还提出了将官府下人的卖身契改为合约制,保证底层人民的合法利益(详见《不识东坡是我佛》)。但温法曹却阳奉阴违,坏事做尽,私底下常常煽动百姓去憎恨东坡先生,并且还严厉要求温府下人不准说东坡先生任何好话,否则严刑拷打。下人们大多崇拜敬仰东坡先生,对温法曹早就萌生恨意,这时有了双子神箭的大力助攻,素染找到机会就下手了。我猜想,她也有过多次的计划吧!这次我不想直接公开揭穿她,我会私下劝她去官府自首的,希望可以从轻判刑。”
 
  第三重推理
 
  小范笑着说:“太佩服林公子了!彷佛是我朝的狄仁杰啊!想来林公子清早乔装前来讨水,也是想观摩一下温法曹的为人了?因为林公子言语之间,对东坡先生敬仰得紧啦!”
 
  林辰翔嘴角上扬,撩了撩头发:“我确实是好奇来看看这个陷害好官的奸贼,没想到他就这样死了!你,也很遗憾吧?小范,哦,不对,应该叫你—双子神箭!”
 
  小范哈哈大笑:“林公子,你说的什么,我听不懂?”
 
  林辰翔缓缓说道:“一,从温夫人口中得知,原来的小范不善言辞,而你伶牙俐嘴,嬉皮笑脸。二,你多次引导我们发现地上的箭,还专门指出没有箭头和箭上的字,我想这是你刻意想让我们发现不对劲,果然由我推理出来双子神箭并非凶手!不然到时候抓捕双子神箭的通缉令就要遍布全城了。三,你本是温府下人,却多次不和小赵一起干活,反而老是鬼鬼祟祟跟着我和包捕头办案。四,就是我单独询问你时,你脱口而出一句非常可疑的话,那就是—双子神箭从来不杀人!请问,双子神箭对我们来说,完全是一个谜团,你怎么对他情况知道得那么清楚!那就只有一个解释,你就是双子神箭!小范估计是今早去南华居上茅房的途中,被你弄晕藏起来了,然后就易容成他的样子吧?五,你的易容术果然高明,不过我记得我问过你你脸上为什么有一股味道,你说是没洗脸,其实那正是制作人皮面具不可缺少的树脂味啊!”
 
  小范,不,双子神箭低头笑到:“真有你的!我是一次偶然的机会,目睹并旁听了东坡先生和巢谷道长在船上的谈话(详见《不识东坡是我佛》),我气愤难平,想为东坡先生出一口气,就在昨夜找到了温法曹,并用三支箭点住了他的穴道。我本意是封锁他穴道三个时辰,好好教训他。我走时根本没有关门,哪知道天亮我来查看时,南华居大门紧闭,却没有任何消息,我就知道情况不对,找了个机会易容成小范,跟着你们破案了。那么现在,你,会抓捕我吗?”
 
  林辰翔淡然说道:“老实说,你这种神出鬼没的江湖人,亦正亦邪,最不好揣测。温法曹如果不是先被你点了穴,也许就不会死了。认真追究,你难逃律法!但这次我念在你是出于正义感,而且是温法曹罪不可恕,真凶素染我都可以给她面子,让她自首认罪。你,我单独约见你,并弄晕了小赵,聪明如你,难道不知道我是故意放过你吗?”
 
  第四重推理
 
  双子神箭平静说到:“真小范我把他藏到了仓库里,估计这时候也该被黄管家找到了。谢谢你,林公子,哦,不,应该是林小姐才对!”
 
  林辰翔一直淡定,这时却也惊得掉了下巴,结结巴巴回答:“你,你怎么知道我……”
 
  “一,林太守赶来时说的话特别奇怪,他说你怎么和凤鸳一样,真是胡闹。我们当时都以为林太守是怪你不该卷进凶杀现场,其实现在想来林太守是怪你又女扮男装出来抛头露面了!你的书童应该是你的丫鬟,也是女扮男装。她的名字凤鸳,凤是雄性,鸳是雄性,这刻意强调反而欲盖弥彰。二,你有一个不经意的动作,就是撩耳边的头发!而撩耳边的头发是男子根本做不出来的!因为这动作极其阴柔!只有女子才会做!所有女扮男装人都忘了这个重大的细节!三,你刻意没有打耳洞,但男子应该有的喉结你却完全没有!即使你下意识会立高领口,压低嗓门,可是你别忘了,我可是精通易容的江湖人士!骗不过我的眼睛。四,我偷听到你和包捕头的对话。包捕头说了一句最毒妇人心,你特别激动,彷佛骂得就是你一样。紧接着你对女子命运的感慨和包捕头莫名其妙的道歉,那一声少爷也叫得极其勉强,为什么?因为他知道你的身份!你就是林太守的千金!”
 
  六尾声
 
  双子神箭和神探林辰翔的终极对决以双方都识破对方的装扮而结束,似乎打成平手。
 
  双子神箭扯下自己的易容装备,颇有深意地笑着:“林小姐,其实还有第五重推理。我对美丽的女性从来都是非常敏感的,你这么漂亮,扮成男性,岂不是太可惜?我是雨中的复仇者,也是雨中的摘心者。此刻没有下雨,你的心,我以后来摘取!”
 
  林小姐却是有点惊慌失措,她看着双子神箭,这个白毡帽白蓑衣白布蒙脸的神秘人,连背上的弓和腰中的箭囊都是白色的!看起来多么潇洒和飘逸!彷佛一只,一只白色的沙鸥!样子看起来似乎非常年轻,应该不会超过25岁。他刻意压低了帽檐,但那双眼睛却充满了光彩,一道道目光犹如一柄柄闪亮的箭穿透了林小姐的心!
 
  林小姐不敢直视他的目光,退后几步,沉默不语,想暗暗施展点穴手法制伏他,看看这个双子神箭到底是何方神圣。忽然一道白影,双子神箭飞身逼近,笑着说:“林烟絮小姐,还是我赢了,雨中再会!”瞬间转身飞过了墙头,轻功之绝,速度之快,世所罕见!就似四十多年前的锦毛鼠白玉堂。白色的身影渐渐消失,如同沙鸥飞向了云端。
 
  林烟絮更是震惊:他怎么知道我的真名?他居然知道我的名字,我却不知道他的真实身份,确实是他赢了!唉!
 
  不一会,空中缓缓掉下来一张手绢。林烟絮接在手中,才明白:原来他刚才逼近我,趁机偷了我手绢,这上面就绣着我的闺名—林烟絮啊!看来此人不单是神箭手,还是一个空空妙手了。奇怪,背面还有文字,原来是一首诗:
 
  烟中有佳客,
 
  柳絮淡淡风。
 
  若问我何人?
 
  云中隐心梦。
 
  (一二三四)
 
  另:你虽然好心让素染自首减轻刑罚,但她终究是温府中人,温家人不会放过她的。我刚才已盗走了素染的卖身契,还她一个自由之身。这,姑且算第六重推理吧!
 
  雨中的摘心者—双子神箭

    你可能也喜欢这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