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天,让我铭记

作者: 杨伊洋 来源: 新概念作文网 2019-12-18 阅读
  
  (文/平昌县坦溪小学七五班   杨伊洋   指导教师:杨如荣、陈凤霞)

  平凡的母亲,向来心态平和,坦然面对生活的不幸,主张精神上的满足。她认为,疾病所带来的痛苦,无非就是对身体的折磨;若是你放宽了心,平静地面对它,那不过是微不足道的痛苦罢了。
 
  记得前年五月份,母亲还开心地告诉我们:“等到放了暑假,我们计划去姐姐读书的地方旅游,一起外出放松一下。”可是,还没等到这如梦般的日子到来,在一次例行体检中,母亲就被查出两颗甲状腺肿瘤在不断地增大,医生担心是恶性的,建议必须尽快手术。
 
  这两颗大瘤就如一块巨石,击碎了我们一家美好的幻想。大家都因为它变得忧心忡忡,憔悴了不少。只有母亲,仍像往日一样规划着旅游的事,终日挂着笑脸。这段时间她常给我们说,生死由命,不必担心,愁不愁都是那么一回事儿。但我隐隐觉得,在她貌似镇定的笑容下,却一定掩盖着内心对我们多少的担忧……
 
  八月的那个清晨,我至今还记忆犹新。因为这一天是县医院医生给母亲做手术的日子,我忘不了它,也绝不可以忘记它。临手术前,医生先来母亲的床位大致问了一下情况,爸爸背着母亲悄悄咨询医生手术风险有多大,恢复期有多长,护士也来来往往,再次量体温,查血压……我感觉,这病室里在平静之中隐隐约约有些紧张气氛。可母亲还是坐在病床上,跟姐姐有说有笑,欢快的交谈着,她仿佛丝毫没有一点畏惧之心。
 
  很快,护士通知马上进手术室了。母亲穿着那套病员服,跟随护士走进那扇冷酷无情神秘的大门。这时她回过头来,仍然以那莞尔一笑应对我们焦急的目光,意思是不要担心,她不会有事的。转瞬间,我们已看不见她的身影。
 
  估计要开始手术了,一位医护人员走到手术楼门口,连呼三遍叫我们家人签字。因爸爸忙其他手续去了,三问之后,姐姐蹑手蹑脚地靠近,颤抖地接过笔,笔尖悬在姐姐手里摇摇晃晃,她迟迟不肯下笔。我想,此时对于姐姐来说,“母女”二字是如此的沉重与艰难。我望着姐姐,看到了一副我从未见过的面孔——脸色挂满愁云,内心一定是挣扎的,是迷茫的,是无助的,如千万根针扎在她的身上。顿时,我也有一种莫名的恐惧与怅然,这内心的纠结和空虚紧紧地缠住了我,久久不能释怀。
 
  时间在一分一秒地过去,爸爸不停地在手术室门口走来走去,我和姐姐也目不转睛地看着那紧闭的门,焦急地等待着……
 
  手术终于成功了!当母亲那熟悉的身影再次出现在我们的面前,她已脸色蜡黄,颈部缠满了纱布,呼吸极为困难,旁边氧气瓶、输血袋、输液袋随着手术床架一起出来,可以看出她现在一定没有摆脱术后的危险,但她依然保持着淡淡的笑容,仿佛若无其事一般。
 
  后来,通过对手术标本几番几复的送检,最终大医院下结论是结节性腺瘤,良性的,终于有惊无险,我们心里这一块石头终于落了地。
 
  当母亲再次提到这事时,说她当时在手术室里一边做手术,还一边和医生小声聊着天,她说这样才能转移注意力,来舒缓自己的心情。我不由得一阵钦佩,虽说我们都了解母亲的性格,但的确没有想到在那种常人难以忍受身体和内心痛苦的关头,平凡的母亲却能应对自如,或许这就是她坦然面对生死的心态吧。
 
  有时候,上帝就是这样——和你开了一个很大的“玩笑”,让你极度紧张一阵子,扰乱你生活的节奏;再把一切归于平静,让你的生活又恢复原貌。这对别人来说,可能仅仅是个“玩笑”,但对我来说,它却是一次磨难或是历练,让我在母亲的影响下,能变得更坚强一些。

    你可能也喜欢这些